《麒麟文化》评论员    
 
  满园春色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生命科学的春天来到了!海内外一切有识之士无不欢欣鼓舞,共庆人类文明历史的这一伟大盛典!

  经澳大利亚政府批准,澳洲中国特医科学研究院隆重成立!

  文明史开始了一个新纪元!

  科学史开始了一个新篇章!

  思想史开始了一个新阶段!

  人们永远不会忘记,在历史的丰碑上,永远记录着这一页……

  1990年11月3日,在庄严肃穆的北京科学会堂,,一位智者-生命科学家、特医师祖、中功大宗师张宏宝先生从容地走上了讲坛,一首千古绝唱从这里响彻苍穹-《大道之理与生命科学》。

  大时代的箫声踏歌而来。

  博大精深的理论,浩瀚如大海!

  精彩绝伦的理论,如层层肃笋,丝丝入扣。

  像滋润着春风化雨;像吸吮着清冽甘甜的乳汁。

  在这诸多绝妙的理论中,有一个分支,叫做特医。

  张宏宝大宗师高瞻远瞩地提出,为了便于管理和发展特医科学,建议国家应该成立特医管理局。

  一石激起千层浪!

  生命科学引来了新曙光!

  千秋功业由此奠基!

  何谓特医?特医即运用自身功能、应用心能力量来同疾病、衰老作斗争,运用内求法与外求法相结合的一套神奇的特医绝学绝技。它是将古代神医加以挖掘整理,并以气功传播为载体,以现代医学仪器为检测手段,以神奇治疗效果为特征的特殊医疗体系。

  特医体系不仅用人体特异功能诊治疾病,还融合了古代的天人合一理论,无形生克制化理论,阴阳学说、脏腑学说、经络学说、辩证施治等精华,同时吸收了国术中的风水、占卜,传统相术方面诊治疾病的有效方法,吸收了民间传统疗法中奇效部分,并把古今中外,传统的、现代的所有绝招、绝活一并纳入。无怪中西医都无能为力的疑难病、怪病、绝疾,现代医学不敢越过雷池一步的禁区,特医师们都手到病除……

  一次组场治病中,几十个瘤子不翼而飞,令患者惊叹不已;一个个瘫痪病人抬着进来,走着出去,令群众拍手叫绝;一个个发功后当场讲话的哑巴与三千多目睹者一起高呼:“谢—谢—张—宏—宝!”

  这一幕幕激动人心的场面在中功的练功中处处可见,这一批批典型病例在中功的辅导机构中时时可闻。一篇篇的感谢信像雪片一样飞向编辑部。

  特医张宏宝先生的名字已成为广大群众的福音。

  特医给炎黄子孙带来了福音!

  中国是特医的故乡!

  中国是特医的摇篮!

  然而,对特医科学认可却在外国!

  哀哉!悲哉!奇哉!

  事实上,特医从创立那天起就没有一天波平浪静过。

  有的肯定,有的反对。

  有的赞同,有的怀疑。

  有的为特医鼓与呼,伸出支援之手,有的则惊呼:“特医能治病,还要中西医干嘛?”甚或扣以“迷信”、“骗人”等大帽子加以否定。易经,当我们的子孙直至今天还在用它来算卦、卜示凶吉时,外国已经把它的二进制引用计算机,反过来又用先进仪器占领中国的市场……

  重温这受辱而苦难的历史,怎能不让人泣说辛酸!怎能不令人拍案而起!

  生命科学的前奏来临!

  在时代的箫声中踏歌而来!

  特医科学功在千秋!

  阴阳相生,阴阳互报。我们既要看到麒麟文化和生命科学的曙光,又要看到这项事业任重而道远,步履之维艰。

  麒麟文化事业急,不用扬鞭自奋蹄!华夏唱尽了悲歌赶走了黑暗,抖掉了重负,迎来了曙光!

  我们从事的是麒麟文化,我们复兴的是人类文明。

  车辚辚马萧萧,尽管前面还会遇到艰难险阻,尽管前面还会险象环生,但是生命科学的火把不能熄灭,历史的车轮不能停歇!

  为了人类文明和生命科学的伟业,我们要舍掉小我得大我!舍掉大我得无我!把生命融入永恒!

  伟哉!壮哉!善哉!哀哉!

  生命之光与宇宙同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