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达道音    
 
  张宏宝先生创始的麒麟文化,在十五年的实践过程中逐步充实升华为天华文化。

  张宏宝先生在研究和实践生命科学中,透过生命科学所揭示的宇宙发生发展规律而诞生了麒麟文化。张先生在把麒麟文化运用到生命科学领域、自然科学领域、社会科学领域时,对各个领域中传统的精华兼收并蓄,对糟粕批判剔除,并在艰难的实践中充实升华,形成了现在的天华文化。

  麒麟文化即天华文化的命运,象人类历史上所有新文化运动的命运一样,在她的诞生和发展过程中,同样受到了旧的、反人类文化势力的剿杀和迫害。正因为麒麟文化是在东方传统文化基础上诞生的,并在中国这块东方文化发祥地上起步,所以一开始就受到了在这块国土上依赖外来马克思主义作为党文化形成了统治势力的中共政权的迫害。因此,张宏宝先生的麒麟文化哲学观被指斥为“有悖于马克思主义的哲学观”;张宏宝先生创建的旨在传播麒麟文化的中功组织被定性为反对中共政权的“反动政治集团”;张宏宝先生本人被中共视为要推翻中共政权的“危险政治人物”。

  一个遵循着宇宙真理诞生的新文化运动,对人类历史的发展始终起着积极的作用,推动着人类历史的前进。而催生并领导这个新文化运动的圣者,却要承受生与死的煎熬和血与火的洗礼。这成了人类文化史也是人类文明史的一个渊薮。基督耶稣向人类传播真理,却要背负起沉重而滴血的十字架。张宏宝先生向人类传播天华文化,却被中共政权视为心腹大患,多少次对他采取“斩首行动”,意在将他的肉身消灭。甚至在他政治避难到美国之后,中共政权又多次利用美国的法律漏洞诬陷他,意在将他遣返回中国大陆处以极刑。

  如果说宇宙真理要以不同的文化形式向人类传播,这是天道的意旨,那么承担起传播真理的圣者也就是肩负了天大的使命。一个圣者肩负天大使命于身时,尽管明知必然要赴难历险、生死不测,也是勇往直前的。张宏宝先生就是在这样做着,就是在这样艰难的前行着。

  历史对传播真理的使者进行考验的时候,也是在对他所宣示的文化进行考验。面对众生,张先生用麒麟文化在短时间内凝聚起千百万追随者,福泽了苦难中的众生,发展起遍布中国境内的实业机构,这是张先生将他的阶段性文化实践交付与历史。面对居于统治地位的政治恶势力及其统治文化,张先生在北京科学会堂做《生命科学与大道之理》报告,公开了“有悖于马克思主义”的哲学观;张先生在美国的关岛监狱,公开发表了《我的政见要点》,从根本上批判了中共政权赖以生存的马克思主义;在中共政权江、胡权力最后交接之际,张先生公开发表了《中共的致命杀手锏和全球军事战略目标》,从根本上揭穿了江泽民恶势力的野心和中共政权对世界和平的真正威胁。这是张先生将他的阶段性文化理论交付与历史。

  天道在成就身负使命者时,从来不是单向的、平面的。因为天道成就身负使命者的过程本身,就是在向人类众生昭示人性善恶美丑的复杂性和人生过程的多难性。而昭示天道的方式,就是由身负使命者在人世的水深火热中立体的、全方位的亲身演示。这种演示的残酷和惨烈境况,又往往不被当世常人所能在当下理解。天道在安排耶稣与当时的恶势力对垒时,其境况已经是够残酷的不能被常人所能忍受了,但同时,又在耶稣的最近距离安排了一个尤大,让他在耶稣最危险的关头出卖了耶稣,使境况变得越发惨烈。也唯其这样,才成就了一个完整的耶稣和基督文化。同样,天道在安排张宏宝先生与中共恶势力对垒时,境况已经是性命不保的残酷了,但同时又在张先生的最近距离安排了一个闫庆新,在张先生最危难的时候,她又出卖了张先生并回过头来作为恶势力的帮凶来陷害张先生。也唯其这样,才将使张先生的人生和人格更丰满起来,才能使天华文化更完整起来。

  所不同的是,耶稣已经成为了历史,而基督文化已经成为了宗教文化;而张宏宝先生还是现实中人,天华文化也还在进一步充实、发展、升华过程中。

  身负使命的现实中的张宏宝先生,正在天道安排的血与火铺就的人生路途上演示着天道运行的规律和世间的善恶美丑的变幻。这对张先生本人来说,已经不再具有胜负概念上的意义,他只是在完成着天道赋于的使命,他只是完成着过程的演示,再将演示的实践过程交付与人类历史,然后由人类众生自己去品评,去参照,去决定扬弃和取舍。而我们之所以要纪念张宏宝先生创建的麒麟(天华)文化并且作为一个节日来庆祝,其意义也就在这里。

  就在我们纪念麒麟(天华)文化诞生十五周年之际,正值张宏宝先生秉持天华文化真谛粉碎了江泽民恶势力策划实施的长达两年半之久的“911斩首行动”的政治迫害法律化的阴谋。而马上就要开始的是保护中功产权和经济权益的斗争。

  我们坚信,张先生既能在与江泽民恶势力的高层对垒中取得政治层面的胜利,而在经济层面上保护中功产权和经济权益时更能横扫那些群小鼠辈。我们更坚信,在这第十五个麒麟文化节之际,全体中功弟子会更加紧密地团结起来,追随尊师张宏宝先生披荆斩棘迎接新的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