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圆道    
 
  春华秋实交替成大道似水的光阴,让日月穿梭其间编织成一个全新的生命岁月,令置身于其中的我们感受着无限的痛苦、无奈和期待。两千零八年的六月二十三日,本是一个平凡的日子。但是因四年前的今天(2004·6·23)世界宗教法王厅、世界宗教联合会为天华文化创始人张宏宝先生举行了“宏宝法王加冕典礼”,使得6月23日成为了天华人的又一永久性的节日。随着生命层次的不断递增和超越,进而把她定格升华成了人类发展史中划时代的一个纪念日。

  “大法王”是宗教界对最伟大的精神领袖的尊称。师荣登大法王法座是天道的必然。尊师虽是身处红尘,而心却早已住法界。近二十年来,他以入世之法把成佛之道路——六度(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智慧)演绎的淋漓尽致。张宏宝尊师在出山之始,即发下了“祈愿人间都是仙”的宏愿。多年来,他和他所带领的3800万弟子一直致力于传播大道之理与提升人类生命层次的东方文明之复兴这一伟大的工作和使命。2004年6月23日,尊师就位法座,是基于尊师创编了世界顶尖级的修炼大法——圆顿大法,至使天华人这一特殊的修炼团体终于微阳咋吐、玄关初露。

  从古至今,任何一种教法都是导向觉悟的。而任何的一个大家、派系最终的目的都是出神。无论佛道医儒还是基督、伊斯兰等教,都是如此。因为只有出神才能获得高层次的宇宙之理和大道智慧,继而才能全然的造福人类众生。出神,是唯一的全维之道。

  眼下非常时兴的净土宗,虽有众多的人去念佛,却少有人晓其真意。《阿弥陀经》讲:“若有善男子、善女人闻说阿弥陀佛,执持名号,若一日,若二日,若三日,若四日,若五日,若六日,若七日,一心不乱,其人临命终时,阿弥陀佛与诸圣众现在其前。”什麽是“一心不乱”,它的表象之意仅仅是一种禅定状态,而深层真意实是出神!不出神,怎么能见到阿弥陀佛呢!

  中国汉地的禅宗出神是最直截了当的,虽然历代大师们并不曾谈及。却单刀直入,直指人心。它不立文字,简单到好像只有结果而没有过程。表面上看起来似乎是无法可依、无章可循、无门可入。乍看起来并无基础可言,它只是强调根性,只接引上上根器之人。因为此类人已呈‘三花聚顶’之态,呼之欲出,只需小小的点拨或刺激便可出神。此乃禅宗契机之真实机窍也!若细探究其理,会发现其实禅宗也并非是无源之水,它虽严格的强调了上面的(顶轮、眉心轮,道家亦称泥丸宫)功夫,但是对于出神的基础工作也是提出要求的。比如,禅宗要求行站坐卧不离“这个”。“这个”即是活泼的禅定状态。它反对那种固定形式或形状的“枯木禅”。保持住行站坐卧中的不拘一格的禅定态,即是“五气朝元”、气沉下丹田。它提倡的“活泼禅态”,由于活泼而让人们无法看到其实质的本意。虽然这不属于修行里的过失,却是一种疏漏。活泼禅态的长期保持,是人体内能量的蓄积过程,保证了日后开悟(出神)的能量所需。禅宗的薄弱之处在于过分的强调了上面的功夫,强调只接上上根器,——不是上上根器者神就不会聚在头顶,而很容易让人忽视或忽略出神的基础和必备能量的蓄积过程。

  幽州盘山宝积禅师,马祖道一禅师之法嗣。一般人开悟都离不开善知识的随机点拨。而盘山宝积禅师的悟道因缘却颇为奇特,完全出乎人的意料。据《五灯会元》记载:

  有一天,宝积禅师从市场上经过,看见有一位客官正在买猪肉,客官告诉屠家说:“精底(瘦肉),割一斤来!”屠家把刀啪地一声放在肉案上,叉着手说道:“长史!那(哪)个不是精的?”宝积禅师一听,忽然有省。后来又有一天,宝积禅师刚走出寺门,就碰见一群人正抬着棺材送葬。送葬队伍的前头,有一位歌郎正摇着铃铛,拖着长腔唱道:“红轮决定沉西去,未委(不知)魂灵往那方?”而跟在棺材后面的帐幕下死者的儿子悲伤地哭道:“哀啊哀啊!”宝积禅师一听,豁然大悟,身心踊跃,当即跑回寺院,把自己的证悟告诉了马祖。马祖印可了他。

  宝积禅师的悟道表面上看似很偶然,实际上是他功夫用到了一定的火候。如果功夫不到家,这样的场景碰见得再多,也没有用。究其理,禅宗是于所谓“悟”的一刹那,即是元神出窍、打破原来的认知、重新与宇宙间更高层次的生命沟通的瞬间。这就是禅家所谓的“开悟”。然开悟也是有层次的,故有彻悟和大悟小悟、一悟再悟之分。悟后进行的绵密保护,是指在事境上的障碍中,反复保持、熟悉、或运用、印证开悟之得——更高或是最终层面的另一种新的认知。在颠倒的尘世上——在元神归窍后依然用其出窍时的认知观念来打破、纠偏识神的错误、狭隘的认知点,并以此达成中和,保持中道平衡。所谓勤除妄习,打成一片,圆透三关(玄关、牢关、重关)正是如此。

  在藏地佛教的各种教法中,密宗对于出神是有保障的,他们有这样一种观点:纯净的智慧气和不纯净的业气是同时出现的,但是只要业气比较强,智慧气就会被阻碍。如果把业气导入中脉,它就会消失,只剩下智慧气在脉中循环。它秘而不宣。把基础归集在七轮(海底轮、脐轮、心轮、喉轮、眉间轮、顶轮)和中脉上的修持上。它的按部就班很适合在藏地这种具有悠久传承历史和习惯的古老环境里熏陶、生长的单纯的人群。他们的心地几乎没有受到太多的污染,心无杂念,只是按照上师的要求去做。七轮和中脉的修持是非常繁复的,毅力不坚强的人似乎无法坚持,虽然它同样适合中下根器,虽然在1200多年里,它确实成就了很多的人。但同时它也淘汰了更多的人。真正修藏密的大宝法王曾这样说:“我们的密宗讲起来,大圆满法最高深了。那汉地有没有大圆满法?有!那就是禅,禅宗就是大圆满法。”实际上,对于出神而言,修炼是可以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的。但是历代都没有做出这看似一步之遥的大胆取舍。

  虽然自古元神出窍的教法门派流传很广、传承也很多。但是没有一位大德或觉悟者来点破、道出教法的实质。唯独我们的尊师——天华文化的创始人张宏宝先生为世人道尽玄机,把顶尖级的人体修炼从神秘的宗教和繁复的余障里解放出来,用清晰透达的现代语言还原了她本来的大道面目。自古言道:求道者多如牛毛,得道者如凤毛麟角。这句话既道出了修炼目标达成之难,又总结了历代修炼成就不易。但是,圆顿大法已攻克了这个千古难题,张宏宝尊师为世人送来了修炼成佛、成仙的方便大法门!在四年前的加冕典礼上,尊师曾讲:

  “……每个人到这个世间来都是有着自己的使命的。感谢世界宗教法王厅和世界宗教联合会的推举和搭台工作,使我的使命顺利进入了重要运行阶段。……今后的路也必然还会有各种险厄与困阻,那也将同样是我的必然之旅,是我的逆增上缘,我将一如既往,不改初衷,和大家一起,普渡三界众生,造福人类。”

  朴实的话语至今依然温暖我们的心。依然可以感受大爱的简单。张宏宝尊师创编的圆顿大法是当今对于出神修习的各法中最上乘的顿法,它根植于人类最优秀最深厚的修炼文化,浓缩凝结了诸家精深大法的精华。她理论化、系统化和程序化。由此修炼天堑变成通途。圆顿大法对出神的修炼直取核心,简明到“中脉加两点”(下丹田:胎息;上丹田:性光),而且各种根器的人在其中都能找到于己相应的落脚点。上上根器者依据张宏宝尊师大道之理的点化可迅速的出元神;上根器者可直接进入圆顿大法的正修;中上根器和中下根器者可从预修起步,即便是下根器之人,也一样可以从加强启动胎息和启发性光的命功开始做起。圆顿大法是最适合现代环境的上乘方便法门。永远为所有道心坚韧的人敞开着!圆顿大法是一条最稳妥、最有把握的修炼大道。因为只有实现了“生命自控”才能最基础的保障修炼的连续。近代的印光大师曾说净土宗是稳妥的修行之路,因念佛往生处可以保证有一席休息、接续之地。同样的,于出神者而言,尊师的圆顿大法可以更直接、更明确的给予保障。

  圆顿大法没有对于根器的选择,只要相信尊师,全然地相信尊师,只要按着尊师的设计走,只要努力精进,进一定能实现这一超越之法,实现“我命在我不在天”,实现师“祈愿人间都是仙”的宏愿!必须强调说明一点的是:出神的前后必须端赖于尊师的加持、护持。全然的相信尊师,保证了自身出神的可靠性和出神后的唯一性。有位同门在修出神时发现:在他的头顶上空,出现了明亮而略带刺眼光芒的巨大的半身师相,占据了整块天空的三分之一。同时他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向上吸力,几乎把他的全部内在吸空……他由惊慌变为傻眼和惊喜!张宏宝尊师在任何时候都是无可代替的。

  尊师曾说:“世界是个大舞台,三界是座大莲台。你的爱有多广,心有多大,气势、气魄有多大,你的舞台、莲台就有多大”。历史既已选择天华文化来开拓一个新时代,她必将背负即将过去时代的辛酸和苦难。她同样不是某一个人的、是大家的。这块文化的承载者,在受其恩泽的同时也必会背其道障。所以,不要再埋怨苦难有多长,磨难有多深。任何的磨或难都是成长成就的基石和沃土。天道并不远,她正有序的展开推演,宇宙在任何时候亦是做着有序的大小循环。天华文化是天机,正迎逢了一个阴阳交替的时候,她也是大用,赶上了一个功立三千的时代。

  圆顿大法是人体修炼学中的珠穆朗玛峰,也是顶尖级的修炼,她必将提高人类的生命层次,必能实现人类对于自身的超越。圆顿大法是生命科学和人体修炼学发展进程中的新的里程碑!具有划时代的非凡意义。张宏宝尊师就座“大法王”的法位是当之无愧的。也是这块文化整体修炼过程里的玄关初露,更是天道对于整体运行的阶段性的肯定和印证。尘埃即将落定,天华文化作为当今人类文化的主角,也必是以推动这个时代为始,走向光明的未来彼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