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来参加会议的人员中,有学员,也有重庆生科大在这儿学习的学生,还有咱们实业机构里的一些员工。为什么把各位都请来呢?就是谈的事儿和你们有关。这次在分配过程中,我发现有些问题是带有共性的,这些问题如果不把它谈透了,可能影响的就不是我们这个班的事,对整个麒麟实业机构的调整都有一定影响。所以,把这些带有共性的问题一块儿抽出来,咱们共同探讨。

  这次分配时有一部分学员,提出些要求,这些要求,我认为是近乎情理的,比如家里老人80岁了,孩子也有残废的。有很多具体困难需要他能够就近安排或回原地工作,所以提出调整工作,我们尽量照顾了。但是还有一部分呢?集中起来有这么几点:有的是一看周围这几个人,他觉得不顺眼,就不想和别人在一起,要求调整。也有的是他当站长,一看分去这些人,心先凉了一半儿,这都是什么呀,老弱病残的,里头也没有一个“腾空”类型的。我们那个地区可不是一般地区,那儿历来都是兵家必争之地,那地方有许多高手,你给我这么些人,没一个是“腾空”的,我怎么去开创局面呢?然后说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百般挑剔,无一是处了,什么都不能干。还有的认为有些人在当地曾经犯过一些错误,影响不好,如再用的话还会不会造成什么影响,会不会影响工作。这种担心看来都是必要的。但是如果我们事事都不敢放开一点儿,这事儿怎么干呢?也有的呢,看问题有时候只是想着自己的局部地区,觉得你看我们这个地区送来了这么多人,结果分回去这么点儿,尤其是我们输送来的很多年轻的,怎么回去的都是些老的,年轻的都跑哪儿去了!各种各样的问题都比较多,由这些问题我又联想到我们实业机构里其他基地,已经上岗的比较稳定的人里边,最近也出现一些各种各样的思想。你比方说,有的机构负责人,当我们调动他的时候,他说:“哎,行了,就在这儿干得挺好的,好不容易这几年扑腾开了,再往哪儿去呢,这就行了。”不愿意动地方,调不动;也有的则提出“湖北的事情湖北管。”不让你管,显然开始闹独立了;还有的呢,最近提出来要上学去,求知欲望很好,中功人要掌握人类的全部知识财富。你有求学愿望是很好的,但这个时间提出来合不合适呢,大伙都在拼呢!底下呢?吃大苦,耐大劳。上边呢?冒着风险,有可能随时会遭到迫害。你在那里提出要上学!这都反应这部分人在供职这个问题上并不是比鞠躬尽瘁,不是比奉献的。

  另外,在与人相处的时候也不是聚人和气,看人家毛病多,看自己缺点少。这些事情看起来是小事,但是如果你从带队伍、创一代宗风的角度去考虑问题的时候,就会觉得这些事儿影响我们集体。如果解决的不及时,它很可能变成一种风气,这种风气是不利于创业建功的,所以有必要和大伙谈谈心,一块儿聊聊。

  凡是投身到麒麟机构里来工作的人,都应该了解中功创业阶段的一些特点,你如果把这些特点都明白了,还有创业期间的行为规范是什么,比什么,讲什么,这些都清楚了,这些事就会迎刃而解了,那么草创期间有哪些特点呢?我归纳了一下,不见得准确,有这么九个特点:

  第一个特点:风险大,安全小。

  这是和我们事业的特点相联系的。这个事业以前没有人用法人资格来进行,加上由于他自身的一些神奇现象、特异现象,又极容易聚人。因为这里边要探讨的实践问题、往往和原来的一些思维方式不一样,尤其是和人们传统的一些哲学观念冲突比较大,所以这些特点就决定了他冲击的是方方面面,引起的是全社会的震动,也自然带来了很多不安全的因素和风险。

  从正常的角度来讲,最起码有关部门会密切“关注”你的。因为任何一个政权都要考虑自身安全问题,都考虑自身政权稳固问题。如果他感觉到这件事对他有危险了,政治这个东西是不讲良心的,他就随时随地可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即便是你讲什么我们不参与政治、不搞宗教、不违法乱政,但是当你的力量增长到足以使有些人担心的时候,这个时候也许会“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所以,虽然很得民心,为老百姓干了很多好事,但是并不排除政治风险,它风险比较大,有时候对你的打击,还并不是从你干的这件事上去打击,因为这件事本身无可非议,如果真摆到桌面上的话谁都认为这是利国利社会的一件好事,是推动整个民族前进的好事,而且是21世纪生命科学世纪的前奏曲,这都无可非议的。但是,打击点并不是在这上面找的,是从你意想不到的地方,还有些你做梦也没想到的问题上,来这么一下子。未必和你正面讲理、正面讲法,而是攻其一点,殃及其余。大伙也不要忘记,“国会纵火案”,那不是对手搞的,是自己搞的,他把这国会烧了之后说是对手整的,然后马上就可以出兵了,就有理由出兵了,制造一种借口出兵,去镇压、去迫害,来完成自己的政治目标。

  这些教训不能不吸取,虽然我们从事的事业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是利国利民,但是脑子还要复杂点儿,不要以为一切都是太平的,这里风险很大,除了政治风险外,还有气功界这坛污泥浊水。可以这样讲,过去这是下九流居住活动的行业。中功人能够出污泥而不染,在这个时空点上选择这种最低层次的东西干最高层次的事儿,既需要有眼界,有眼光,又要有发展策略。自古以来气功界就惯有的那种门户之见、门户之争,而且都是层次很低的那种你死我活之争,也会带来一些不安全的因素。除此之外呢,事业发展越来越大,进来的人各种类型的都有,有的人来的时候是抱着一种得,没抱着一种舍取的想法来的。来了之后,经过一段时间或者是不得宠、不得志、无所得,甚至是受了批评,受了处分,这就有可能反目为仇。这部分人的能量要比社会上的能量大得多,很多事就坏在这批蛀虫身上!他给我们事业也带来一些不安全的因素,如果对员工不加强思想教育,这一类人的比例将会与日俱增。他有这里受到批评,他就可能往外写信或者是勾引一批人到这里边捣乱。象重庆涪陵就有一个姓何的,把我们攻击成是一个匪帮,总会领导全列入他的黑名单,一块儿报公安局去了。

  由于我们事业的发展规模比较大,也必然引起黑社会的注意,从去年开始,香港的、泰国的黑社会开始陆陆续续地向我们伸手了,经常打个匿名电话,琢磨盯准哪个机构里边的头儿,得手的话就绑一个,然后管你要钱,或者是采取打进来拉出去的方法,迅速切入你的上层,切入你内部圈里。然后根据你的需要,跟你搞些所谓合作,然后敲诈勒索。这些都构成我们事业的风险。还有一些属于经济、决策方面的风险,有些事,万一决策错了,大家的辛苦就付之东流,对有些人万一看不透,就被人家骗,这几年教训不少。来的人几乎都给你行合什礼,有的进屋还给你磕头,然后呢,则一直瞄着你,没有孙悟空火眼金睛看透人的能力,就容易使我们的事业蒙受损失。但又不能太清楚,“人至察则无徒,水太清则无鱼”,有时候还得含含糊糊的,但心里得明白,因为稍微搞不好,容易使全门的利益受到损失。干我们的事情要比社会上从事一般的技术工作、行政管理工作、宣传工作等安全系数小多了,尤其是担负特殊职务的人,担负领导岗位职务的人,安全没有什么保证,这都是创业时期的特点。这是第一个:风险大,安全小。

  第二个特点:劳作长,报酬少。

  在创业期间,劳动时间非常长,劳动量非常大。回忆一下,从北京起步开始,基本上就没有象正常人那样歇过一天,没休息过一天,六年过去了,我是这样过的,大伙儿基本上也都是这样过的,尤其在实业机构里,早期跟着一块拼的弟子们,非常辛苦,到现在为止,北京那边每天工作时间还是12小时,一天三个单元,所以北京公司才有今天蓬勃发展的局面。社会上现在开始实行五天半了,我们能实行吗?社会上那是创业之后,四九年建国,到现在已经将近五十年了,守成守了五十年了,我说也该实行五天半了,其他国家都实行五天,咱们实行五天半跟人家比还有一定距离呢!可我们这儿情况就不一样了,我们这个集团才刚进入草创。如果在草创期间就把守成期间的工作制度、工作时间、劳动量用在我们这个时空点上,那我们的这个事业就搞不起来,规模就不能形成,第一代资本的积累也就实现不了,基地就建不成。所以,这一阶段的特点是劳动时间没有八小时啊,或者是十小时,完全是以工作任务为转移的。这个事儿需要今天晚上突击完,那今天晚上就不能睡觉。就包括你们整天在这儿学习,你知道幕后的这些人忙到什么程度吗?这几天几乎是没睡觉!几天功夫就要建立40多个地市级的指导站,这可不是开会的速度,一个月能建一个站就不错了,而我们要几天建四五十个。这里边的调整工作,对每个人的情况了解、谈话、搭配、感觉等等都需要时间的,这就没法按八小时来进行,白天黑夜地干。去年西安搞“百日会战”的时候,那不也有很多传功弘法的,晚上在火车上睡觉,下车就开始作报告,然后就是接引,连续多少个黑天白天地那么干。西安麒麟大厦草创的时候,生科院草创的时候,都不是按8小时工作,一个礼拜休息一天,那都是拼出来的!一切以任务作为衡量尺度。

  那反过来报酬呢,现在实业机构的报酬已经上来了,已经超过社会的中上等水平了,但开始那段儿呢?我在北京钢铁学院的时候,在海淀气功研究所的时候,我们都是一分钱不拿的,龙老师我们这批人,将近半年时间,谁也不拿一分钱,反正有饭吃吧,大伙谁一分钱也不要,后来一直到把海淀气功研究所建起来。初期阶段一个人40块钱伙食补贴,这样日子大概过了将近半年,后来开始长到80元、100元、120元、160元,这么逐渐往上长。

  当初那阵儿是很讲精神的、讲奉献的,每天骑自行车,半夜十一、二点来回跑,每顿补助一瓶玻璃瓶汽水,吃完了之后出去传功了,回来时都半夜11点了,然后再整理资料,准备明天的工作,每天忙完都得十二点多了,几乎没有一个人是一人干一件事儿的,都是一人兼几种角色,一人两种、三种、四种、五种都有,一个萝卜顶几个坑儿。这过程中当然也有一部分人实在熬不下去,走了。这些人在不同阶段来有不同阶段的使命。走的时候由于各种原因走,其中也有生活太苦,工作时间太长,报酬太少了,这么走的。这些问题我们考没考虑呢?在北京海淀研究所的时候我们就试行过一个礼拜干五天,一天干六小时,但这纯粹是乌托邦式的空想共产主义。才实行了一个礼拜,就撞了个鼻青脸肿。你早晨9点上班,人家办事的人7点多钟就等了,等了两个小时,就骂大街了,你晚上五点钟下班,人家的事儿还没办完呢,你就收拾了,几乎在实行的当天,就在那个礼拜一,就遇到了不可逾越的障碍。工作人员就讲,咱这么干不行,那活实在干不完,你要实行一天六小时工作制,你几乎得有将近三分之一的活儿干不出来,你这个礼拜天休息,人家学功的人不休息,人来了,所以不行。后来大伙儿一致感觉到这种方法是行不通的,因为创业期间还不能搞福利型,而应该是搞创业型、拼型,得有这种干法。试行了一礼拜之后,大伙从心理上认识到还不能过早的缩短劳动时间呀,工作待遇呀什么的,还太早了,你第一代资本都没有能积攒起来,基地都不稳固,你搞什么福利型嘛!就是用这种精神作风一直贯彻到今天,六年多了,一直就这么拼下来的,各个机构都把这种作风带进去了,所以不管你社会上怎么干,我们按照我们自己的方法去运行。这种方法又是创业期间的特点决定的,必须是劳作时间长,而且报酬少。我们从去年11月份开始,实行机构内部工资大幅度的、成几倍的上调,那是因为我们第一代资本积累起来了,得到付出的磨难是成正比的。这是第二个特点:劳作长,报酬少。

  第三个特点:无定居,无定时,流动性比较大。

  我们这个事业是开放型的、开拓型的,你不可能总守在北京科技大学里,守在北京海淀气功研究所那么个小池子里,要不断地开拓自己的天地。要普渡三界众生,只在一个小屋子里,你怎么度啊?!各地都设点儿才行。这个事业的任务就决定了其特点是流动性很大的,今天在北京,明天就跑成都建国际生命科学院;政府刚知道这个事儿,我已经走了,又跑到哪儿去了?跑到重庆建了个国际生命科技大学;那边刚搞起来,又跑西安去了,西安又搞了个麒麟大厦,跟着我走的人也就没法固定下来。有的人现在在那儿守业,才干两三年,就不想动地方了,“哎呀,行了,这刚刚理顺,有的还没理顺的。搁这儿行了,我也不求担什么太多重担了,我能维持就不错了。”到哪儿,八字还没一撇呢,中功人四海为家,天下为家!这批求职人员,我看也有这种想法。“哎呀,离我家太远了。”其实还没出省呢,我让你上地球那边去你去不去了?那肯定是去呀,出国嘛!但你不要以为出国很轻松,光是玩,你还未尝到出国的滋味呢,到时候让你吃几个月野菜,钱供应不上,整天连床都没有,在地上睡几个月你就不想出国了,想出国遛一圈是吗?你连家门都迈不出去!本来你分的那个地方海东就是西宁,你却提出来要求回西宁,你就在西宁,你还回哪儿呢?这都是被几千年中国人的生活习惯把你束住了,就没有西方人的那种开拓精神。西方人喜欢冒险,就愿意去看世界,探讨世界,最爱往外走;中国人呢,总是这个家呀,窝啊,还有我的那几头牛啊!几只羊啊!几只鸡呀!把你拴得死死的了,迈不出这一步了,有人担心自己的妹妹分到哪儿了,自己表妹分到哪儿了,你能管得了那么远吗?每一个都应该是一个独立的人,都应该是个顶天立地的中功人,他过去可能遇到过许多生活中的坎坷不幸,但是学了中功之后,我们给他注入了这种精神力量之后,他能起来了,包括你也应该坚强起来,不要再担心那些事情,中功这么个大家庭,这里就没有温暖?没有师兄弟之间的感情?非得用血缘关系来代替?师兄弟的关系在特定场合下比血缘关系还亲!天下中功是一家!不要担心那些事儿,谁也管不了谁一辈子,父母也管不了儿女一辈子,儿女也管不了父母一辈子。在这个社会里边,社会规定的这些规范,我们该尽的义务尽到就可以了,真正给人的帮助就是让他自己能够增加独立生活的能力,而不是整天扶着他的手让他走。

  这次分配,有到青海的,有到新疆的,有到宁夏的,哪儿都有,有些人就想“原来我是省城的,这下子给我整哪儿去了,什么海南?海北?那是什么地方嘛?”,以为这下子就在那儿落脚,在那儿定居了。这不可能!你想在那定居恐怕还定不了呢。因为我们的事业还要发展,你在那边干的好了之后,有能力了,下一步再调你到别的地方当站长,哪儿都不是最后的落脚地点,真正的归宿是我们这个事业,不要过早的找落脚点,以为那是归宿了,哪儿都不是最后归宿,你的最后的归宿就是在这个事业上。根据事业的需要,再不断进行调整,尤其在创业期间将会不断调整的。就是没有定居、没有定点,吃饭也没有定时,不能说“哎呀,原来在家三顿饭,在这边两顿饭都不能定时”,这就叫光荣,对不对?你比常人有个优越的地方,就是你们都会辟谷,这辟谷过去是只要能够不食人间烟火的就视为半仙了,能辟食的时候就是活神仙。你们这些神仙一天还得吃三顿饭?过11点半吃都不行,那叫啥神仙呢!别忘了,你自身的功能到用的时候就该有了,需要的时候就晚吃几个小时,少吃一两顿也没啥不可以的,忙的时候就辟谷,不吃也没啥,我们都这么过来的,有的人修炼程度不够,咱们还是尽量在生活上安排大家能和常人一样,但拼的时候,可能没条件按点吃饭,你就应该把它认为是正常的,看作是一种入世修炼。不要用常人的那种观点,非得一天离了酒饭不行,离了那按时按点三顿饭吃不上就不行。

  讲无定时呢,就是把大伙儿分到下边去以后,很可能一段时间内伙食问题解决得不好,因为各地都没有象我们基地这样的食堂,分下去的人自己开伙,而且我们规定保管员兼做饭。有的保管员在家里压根就没做过饭,这回就让你上灶,做的东西不光是不能按时按点吃,还很可能很难吃。这都是创业期间艰难困苦的特征,不然说艰苦奋斗有什么内容呢,看谁能克服过去,比谁能吃苦。这是第三个特点。

  第四个特点:粗线条,不求全。

  因为你是在开拓,开拓就不可能一边开一边儿把四周都抹的溜光的,披荆斩棘把他们砍倒,过去不就行了。不用要求什么事都那么细,什么制度不全,人手不全啊,整那么全干啥?先把它砍了,通过再说。你的时间比钱还贵重,你买衣服的时候就没必要每个针线去找,这线咋缝?你看那干啥,式样行,颜色行,穿上漂亮就可以了,不要抠这么细,粗线条,大致符合要求就行了,也不要等待一切都凑全了,凑齐了再去干,没有那个时间,草创期间是讲时空点的,有时过了这段时间,这个事儿就办不成了。所以,大家要知道根据草创期间干事要求粗线条不求全这个特点,只要大的方面对,整个战略对,就不要苛求每一个细节,甚至有点小错我看也没啥了不起的,先通过再说,这是第四个特点。

  第五个特点:干事靠场能,不苛求下属。

  有的站长说,哎呀,你看给我配的这些人马刀枪,老弱病残!中功干的事儿,可以这么讲,我就是靠老弱病残起的步,整天忙得要死的人,谈什么养生啊,开始就靠这些退下来的人把事儿干起来的。你这个事儿合于天道,得道多助,何愁不成呢。你不要担心对手怎么强,本身就不应该设对立面的,设他干什么?天下这么大,走我们自己的道儿,我们有的事儿要干,你为什么要设那些对立面儿呢,他走他的,你走你的嘛,而且你逐渐地应该认识到,再强的人,他也只不过行人道或者行人道里边的小事儿而已,而我们行的是什么?行的是天道,行的是大道。你不要愁,这事儿能不能干起来?肯定能干起来的,这几年的时间不是证明了吗?!我们对外讲是五千多个机构,实际上早都迈过了。光是大基地就建了不少了,我们并不是靠有一批精壮强的帅才、将才,不是靠这个。来的时候,可以说都是一些玉石,还并不成器,在干的过程中一边雕一边器就出来了,人才就这么产生的。靠什么呢?靠的是场能,军事上管它叫势能,叫造势。借场行事嘛!你说我们那边别的门派很强,我可以告诉你这么句话:谁和我们作对,谁不得好下场!这些事儿你都不用担心。过半月之后,你就会听到有些人去世的事,为什么会去世呢?那么大力量,原来贡献那么大的人怎么突然去世了呢?就从他宣布中功是和他对抗的那一天之后,才四个多月,这么大个人物就去世了,功过另说,就从这一点上能看出天意。合道而行,传的是宇宙大道,应该得道多助的。你非要逆行,这就象美国搞“挑战者号”,你跟谁挑战呢?你三维时空的人向四维五维时空的人挑战,人家不用炮弹打你,你爆炸了。美国人到现在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儿,还以为里边哪个部件出问题了。是出问题了,谁给你破坏的?你发射之前都是全部经过多少遍检查没问题,怎么一升空“挑战者号”就爆炸?因为你把这宇宙当成你挑战的对象了。你给多大力,那边就给你多大力,而且那边来的力,远远超过你这边的力量。四维五维时空上的生命,往往用阴性能量来处理问题的,你靠你阳性,你有天大本事,你能受得了吗?刚一腾空就爆炸。

  我们现在搞的这件事儿,它不是哪个人的事儿,也不是气功的事儿,也不是生命科学这么简单的事,你和他对抗你就必然自食其果。可能用不了多少时间,你们就会听到一些消息,然后你想想怎么回事儿。他在把我们宣布为对抗的一方,没有意识到我们是干什么的,跟我们这么折腾四个多月,没了。不要担心下去之后那一方功能怎么强,那都是小术。你传的是大道,自然就有人帮你。你不要仅看到这五六个人,你这五六个人传的是“真经”,传的是大道,自然能人都会聚过来,在聚来的人里面你再选人嘛!我们干事从来不是苛求下属的能力。

  今后站长们要注意,你在带队伍的时候要学会拼盘儿,不管什么材料到你这儿来都能将就使用,靠场能,干这个事业,就这些人,组合以后,就能够把更多的能人聚来。靠场能,不苛求下属,把任何人都能聚在你身边,都能用起来,用得恰到好处,这事儿就能成。这也是我们创业时期的一个特点。

  第六个特点:用其能,略其贤。

  你说那不是不讲德才兼备了吗?也讲德,也讲才,也讲能,主要用这个人的能力。贤的问题也要考虑,但不是占在第一位,不站在同等的地位上,只有这样才能把大批的人聚到自己身边。你看三国里的刘备、诸葛亮,被后人所敬慕吧,都同情他们,怎么被曹操给打败了。曹操是一代英豪,有谋略,他很会用人。诸葛亮当初用人的时候就强调德才兼备,结果只得五虎上将,尽管关羽、张飞、赵云、黄忠都象那么回事儿,但是他就不如曹操阵营里人才济济,就不如曹操阵营中的后劲儿大。曹操为了用人,他豁出一切,关羽过五关斩了他六将,他还要放关羽,他爱才之心多强,他如果没有这种谋略和心胸,怎么能得天下呢?!诸葛亮到了后期的时候,人才就接济不上了,而曹操这边阵营里是人才辈出。他宽容,什么人到他营里都有事干,而且都能量才使用,这样的环境,就会把原有人才提高,造就更高的人才,最后一锤定音。曹操在草创期间就没有用诸葛亮那迂腐的办法,搞什么德才兼备。德才兼备应该什么时候用呢?守成时候要强调这个,因为所有的位置全排满了,不能轻易动人,那么对每一个属于领导岗位的人都要严格选拔。而草创阶段,流动性大,包括职务都是不固定的,今天干这个,明天干那个;今天给高位,明天给个低位;今天低位,明天又上高位去了,这都是创业时期的特点。不要计较这些,哎呀,我好不容易熬了个站长,怎么今天让我当保管员去了。根据需要来,每个阶段需要干什么就干什么,等到守成的时候,自然榜上有名,该是哪个位就归哪个位了。这个阶段先别讲这个,行不行?那些站长啊,思路要开一点儿,你不要总挑某某在当地影响不好,他在当地影响不好,我还听见不少你影响不好的事儿呢!我还照样用你呢,你知道吗?我听的多了,但我的原则是不该知道的宁肯装糊涂。你们也得有这个思路,这是第六个特点。

  第七个特点:反应快。

  很多事觉着这么设计也不行,那么设计也不行,要等最佳方案,这一等,十天、二十天、一个月、两个月过去了,等你有个最佳方案拿出来之后呢,时过境迁啦,这个事根本不属于你的了,这个地方被别人占了,或者这个项目被别人抢了,或者另有新人顶替你了。就象这次搭班子吧,有的人在那儿想,我回去,用半年时间,就可以脱出身来,或者给我半个月时间去把那边的事交待完了然后回来再干,一念之差,就一个晚上我这边就宣布完了。他一看,位子全满了。第二天,又找来了,当然找的原因可能觉悟了,说不应该挑工作,但是也因一念之差机遇错过了,本来可以当站长的,因为位子已经定了,宣布了,一个人不能动,宁可错了也不能动,那你呢?只好……!明白了吗!那么什么时候再起用你呢?再组建新的片站!到时候还要观察你这段时间表现好不好!你那个毛病改没改,改了,才有可能再用你,如果你还挑,一遇到个事,你就回家等一年去!今后机会都没了!一个人干事,要抢机遇,抢时间,对整个事业也是这样的,有时候一个决策,今天听到了,今天就必须拍板,明天就不属于我们了,或者出现很多变化,要付出很大代价,才能拿下来。这就要求创业期间的思路和干法,必须要抢时间、抓机遇,不要错过时间和机遇。

  第八个特点:位序乱,不正规。

  要是用正统的观点看,领导层工作那么忙,应该既有搞生活的,又有搞保卫的,又有搞文秘的,这套班子都应该全。但实际上呢,在创业期间,不可能设这么些班子,因为东走西走,走到哪就用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跟着干。按说,所有事情都应该有一定顺序,上下分明,层次分明,下对上应该注意什么,上对下应该注意什么。但草创期间,不可能迈八字步,不可能让你每天进屋都行礼。在疆场上杀敌,不要求武将非得下来行大礼,他在马上一拱手一抱拳就行了,见皇帝都不下来行大礼。这个期间位序是比较乱的。但是,大家要清楚,不应该因为由于创业时期的位序乱,不正规,你就觉得世界应该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这样长期下去,它必然紊乱。怎么办呢?一步步调整,随着由草创到守成,逐渐推进,逐渐理顺,要一步步来。

  比如说监委会的,整天和大家打成一片,那将来说话就不灵了,没有保持相对距离,没有那个威,你整天和大伙喝酒,遇那个人出事了,你怎么能按原则处理他?!有些职业要求就要高高在上,有些职业要求就得和大伙有一定距离,这才便于工作。但是现在就是混在一起吃饭,混在一起住,这实际上从管理角度来说,不合适。但目前只有这个条件,只能一步步来,调到有些特殊部门单独在一个院,特殊的机构单独开伙,不能和大伙一起。不能说在任何阶段,都同吃同住同劳动,不是这样的。刚起步要讲究同吃同住同劳动,草创结束时呢,要逐渐拉开,等草创完全结束了,全部分开来,层次分明,名位有序这才行。这是草创阶段的第八个特点。

  最后一个特点:重纪律,重保密。

  草创阶段,如果没有铁的纪律,有令不行,有禁不止,那这个队伍就会乱糟糟一片,不能从指挥机关发出指令之后,瞬间到达神经末梢,不能动起来,没有这一步,你这支队伍就没法带,事就干不成。另外,很多事情,还没等干成呢,他把事给捅出去了,比如说搞户站这个事,这实际上是我们管理上一个重大进展,也是一个战略上的安排,有省站、辅导站站长,回去把广告写出来了,要搞报告会,会上宣布我们要建户站,户站有什么优惠条件等,都捅出去了。我们内部还没有先公开呢,你把这都捅到社会去了,那别的门派不都学去了。在任何时候,都存在着竞争,你不要把自己的优势用最廉价的方法,象过去社会上搞的谁干出点什么事,马上组织学习,参观学习经验。学什么经验?有什么经验都把它封闭起来!什么时候开放呢?过一段,拉开位差之后,你手把手教他,他都撵不上来的时候,你就向他开放。香港、西德把他们七十年代、五十年代的破烂货,都推到中国大陆市场,教你技术啊,而且毫无保留的教给你,教给你五十年代的技术、七十年代的技术,而高新产品和最新管理技术呢,绝不传给你,而且为了保密,都有专业保安人员,那可不是咱们这种保安人员,都是特工,既搞窃密,又搞反窃密,有时动用武力,就为那些核心机密,各跨国集团都是这样的。我们这次培训,除了有些管理技术之外,内部的一些敬师爱业教育、内部业务训练,还有一些规章制度,在一定时空点上,都属于保密内容,这里边既有秘密级的,又有机密级的,如果你不谨慎,回去之后马上给你老伴、给你们单位哪个领导、哪个朋友讲,我们中功就是好,我们怎么怎么搞的,全都捅出去了。参加培训的人中有几位是今后不准备在里边干的,你回去给你爱人讲,给你处长讲,给你局长讲,那造成的损失,是无法挽回的。有些事呢,由于你泄密,造成的损失是无可挽回的,不是什么损失不损失,是没法挽回这个事。比如说我前边讲那些风险,都是时时刻刻存在的,总会的指挥机关到哪去,你就没有必要出去乱说,或者就因为你说,旁边就有一个专门盯着我们的人,在四处找我们的去处呢,很可能一夜之间,带来许多不安全因素,一旦这种不安全因素实施了,就无可挽回了,所以参加从业培训的人,要养成很好的职业素质。要学会守口如瓶,不动声色,含而不露,什么事都能够在肚里盛住,不管你遇到不好的事,好的事,痛苦的事,幸福的事,都能够吞下去,而且要不动声色。在内部受的训练,听到的东西都能够始终除了你之外,别人休想知道,当每个人都养成这种职业习惯,我们事业在发展过程中风险就小了一点,安全系数就大了一些,发展的速度才能加快。

  草创期间,一共有这么九大特点,是和大伙共同探讨,不见得全面,你们还可以再总结。

  根据草创期间这些特点,对从业人员有哪些要求呢,我们提倡三个方面的内容。

  第一,比付出,比贡献,比舍我。舍掉自己的一些东西。
  第二,讲精神,讲功德,讲正果。
  第三,树正气,树纪律,树宗风。

  通过我们的举止谈吐,一言一行,把正气树起来,把一代宗风开创起来。草创期间,对我们的干部员工,就这样要求。今天来的,有的已经走上岗位,有的已经开始分配,有的即将分配,还有些呢,虽然已经上岗了,但是还要调整。有统一的认识,统一的要求,后边要干的事就顺利了。把这些和八德八念结合起来,境界就提高了。人还是要讲点精神的。要通过自己的劳动去获得我们该得的;在精神上我们要比那些人活的充实一些,要有点境界。大家不要把这次分配当成是归宿。这都是创业期间,我希望你们到那儿都能干出成绩,提高自己的能力,我们还需要一大批站长、督察、纪检呢,希望每位都能够成长的快一点,去开拓,去独挡一面。到那儿去努力工作,不断提高自己的能力,相互之间要注意团结。今年暂时先这么分配,等到八月八日、十一月三日,还要搞评比,评比的时候呢,你们成绩和先进集体、先进个人名单,就到我手上了,看看谁干的不错,好的就地奖励或就地提拔,也有的可能调到别的地方去,担负更重要的工作。如果那儿需要你,离不开,那你就再呆一段时间。

  有些人压根没有干过那些专业,比如会计、出纳,那怎么办呢?你们先顶一下子,得允许我们有个空儿,把这些岗位调整好。上哪儿这么几天功夫生出那么些会计呢!草创期间,就有这些特点,逼着鸭子上架,觉得差不多就行。上去了不就会了嘛!今后有前途再抽上来进行专业培训,如果确实不能做这方面工作的,难度比较大,那今后呢,我们再调整,你先顶上去,行不行?

  现在人员还没配齐。原因是生科大的文秘班和财会班还没有培训完,最后还要看他们成绩和表现,再决定怎么分。每个人还有具体情况,等他们培训完之后,把这些人补充进去。原则上,都不留在省站和指导区,都要下到各个站进行锻炼,这批生科大的学生,锻炼个半年一年,甚至二年,翅膀也就硬了,对基层情况也比较熟悉,然后再往上抽,因为你们起步的基础和我们这些弟子不一样,我看了一下你们上学前的情况,有一批是听到招生这个消息,赶紧去学完一部功进来的,是为了上学,学的一部功。还有的上学上了半年了,怕最后不是弟子不给分配,就赶紧结缘了,所以基础不一样。我们这些当站长的弟子们,都经历了风风雨雨,多少年了,这些人基础比较好,他们用不着再锻炼多长时间,来了之后马上就可以用。学生们都分到各站去,锻炼一段时间,有培养前途的再往上抽,财务班原则上都在会计、出纳、保管这三个岗位上实习;文秘班的原则上是在传法这个岗位上进行实习,了解我们行业最基本的特点,应该怎么干,要熟悉这个。分配名单里面有个别的,因一开始考虑的还不周,分配到各省指导站了,那怎么办呢?再调整,全部调整到基层站下面去,都从底往上,一步步来,等这些人都分完之后,各站的人手都基本配齐,办有少数站,示法人员还缺,那就要川军出川,从四川调一批人来,咱们现在这边人手不够,四川那边聚集很多人,多好几倍,调一批来,支援西北地区。

  还有这次分配过程中,有的人说怎么把我分配到示法员位置上去啦!那都是你自己报的,你报你能搬运,那不给你示法行吗?你光图名了,结果真给你推到那个位置上,你害怕了。今后说话要注意分寸,你说你是搬运类型的,真叫你上去,就没法充数了,单独唱,单独演奏,露馅了。咱们这个方案经过几起几落,基本上征求了指导区的意见,省站站长的意见,也征求了个人的意见,要根据每个人具体情况,按照我们总的发展要求和总的需要进行综合平衡。但也具有草创期间的特点,不可能那么完善,可能这里还有需要个别调整的,确实有困难的也可以再提出来。但是把你安排到那个岗位上,肯定有说法的,不一定是为了传法的,暂时安排在这儿。有些没有担任过领导职务的,有很多职业素质上毛病,缺点挺多。我希望你们到位之后呢,克服自己的缺点,有些人不稳重,或者好小,甚至有的人拿公家的钱不还。咱们先不说贪污吧,不好听,就说暂时没还,那你快点还回来,轻装上阵。别到时候你上位之后,监委会在后边一个站一个站的查,把你再拽回来,那会很难受的。除了这些之外呢,各站还有一些和原站怎么脱钩的问题,我们要求,各指导站的工作人员和原来的辅导站在经济上要分清,你不要在这边干事在那边兼站长。那边还拿一份工资,这个不允许。如果发现这个情况算违纪,要进行处理。要对你后边接替你的人扶持一把,帮助他们把事干成。但是还要记住今天所说的话,经济上要脱钩。

  我今天说的话里面,既有表扬又有批评,批评不对的话,大伙还可以纠正,不要说师父说的话都是对的。只要穿着这身衣服,人的一些优点毛病就都有,有时候也难免出现很多错误,甚至失误。遇到这种情况呢,大伙可以提出来,有碍大局的、妨碍利益的,咱们纠正,小的就过去了,行不行?

  好啦,今天就说这些,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