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念尊师    
 
  我们从《北美自由论坛》的网贴上看到一些有关“中功人都哪儿去了”的诘问,心里很不是味,我们冲动地告诉张宏宝尊师我们要有所行动。

  张宏宝尊师在电话里平缓地对我们说:“这或许是为我们鸣不平;或许是对我们不了解;也可能这是激将法。转告大家不管怎样都不要轻举妄动,凡事要考虑得长远一些。我愿用我一人的受辱,来换得大家的平安。”

  我们没有语言可以向尊师表达我们心灵所受到的震撼!炼狱中的尊师,用他那无边的大爱,拂去了我们的浮燥和焦虑,在慈柔的观照下,我们和尊师合一……


李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