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念尊师    
 
  在美国,从政是一种职业,而且可能很短。而在中国,从政对统治者来说是专利,甚至是终生的专利,是世袭的专利;“开明者”也无非不传子女传嫡系;但对被统治者来说,则是禁区。可是你不小心踏入,也休想逃跑,会被带上一顶帽子,永远放进政治圈內,不过是作为施政者的对立面而存在于监狱、监视或歧视之中,甚至世世代代,想摆摆不掉,想洗洗不清。所以,绝大多数人是远离政治,明哲保身。也因为此,像刘晓波那样在大陆的监狱外仍然毫不忌讳的勇士,还真是难有的例外。

  说到张宏宝,他和政治还真有一些不解之缘。是“文化大革命”把小小的张宏宝卷入政治的漩渦。12岁的红小兵“听毛主席的说话”,关心国家大事,串连上北京;14岁上山下乡当排长,煞有介事的指挥一帮比他还长得高的兵;10年的农场生涯,从对把“共产党宣言”倒背如流的北京知青佩服得五体投地,到给全农场辅导“共产党宣言”等马列著作;从团委书记到金矿局党委第三梯队接班人。

  一个偶然的事件,改变了他的生命轨迹,但他对政治的敏感关注本性不移。

  1987年,在写完与北京科技大学经济管理系专业风马牛不相及的毕业论文“帅才宣言”后,面对教授的惊谔,他连毕业证书都没要,就开始了“帅才”的实践。

  在气功界,荣居中国第一大家的中功,令支持者和反对者都公认了他的成功;在中国企业家中,张曾被誉为“巴蜀精英”,他的麒麟集团实际上在民营企业中,其人均收入第一个达到小康标准,只不过他没有张扬。

  他的成就,贯穿着他对政治的敏感和操作的灵活。

  在深入对气功和特异功能的研究中,张宏宝将运用中国传统哲学的原理推演出的事物运行规律,说明马列理论的不科学。对这次大胆的冲击,他在北京科学会堂连续三天向首都各界上层人士公布了研究成果后,明智地宣布从社会上归隐,避开一些政治上的麻烦,专心致力于中功的发展。

  在中功的发展方针上,张宏宝针对中共当局的担心,明确地提出了“不参政,不搞宗教,不搞社团”。张宏宝明白,中功搞这么大,中共会一直盯着他。为了保证整个事业的安全,在特定的政治环境中,必需放弃个人的一些权利,那怕是违心地放弃宪法赋予一个公民的基本权利。因为中功已不是他个人的事,牵扯到10万多名员工和他们的家属的切身利益,牵扯到数千万学员。尽管中共官员对张宏宝的“三不”原则议论纷纷,但他总还是得到了12年的时间。

  在中共的极权铁幕下,为了事业和追随者,张宏宝无时不在束缚着自己对政治理念的追求。但是,中共还是不容他。

  在被迫流亡海外期间,他也曾在海外版的《麒麟文化》杂志上,发表过对“6.4”同情和支持的文章,并成功地在国内大批印刷。但又终因牵扯面太大而被迫地封存,而痛心地销毁。面对不同的意见,他只有默默承受难言之隐痛。

  他对自己的祖国热爱情真意切。想当年,他刚进入一个自由国度的边界,就快乐地追逐着白鸽,仰视着蓝天,不由得唱起了“我们没有见过别的国家,可以这样自由呼吸……”,随而又不由得唱起了“我的祖国”而热泪盈眶。

  流亡海外6年,他围着祖国转了6年,常常在月圆之夜的修炼之时,对祖国寄发着深深的思念。利用海外的有利条件,他始终保持着对中国政治动态的关心和熟悉。因签证问题不能在一国长期居住的麻烦,反倒给了他广东泛研究各国政治制度的机遇。各地的华文报纸和海外民运的杂志,充当了他的教科书。只要能买得到,样样不漏,一期不拉。他还规定中功干部凡是出国的人,都必需尽量多看,作为任务;凡是回国的人,都必需尽量多带,也作为任务。

  在关岛的监狱里,身陷囹圄的张宏宝在签署自己的名字时,竟然感觉到了一种自由能量的释放,他终于痛快地发表了一次《我的政治异见》,期望中国能早一天国富民强,国泰民安。

  人在迈出关键一步的时候,常常有一种“惰性”牵制,张宏宝也不例外。他是个事业心很强的人,但凡有一息空间,他不会又一次轻易改变自己的人生道路。

  在98年“5.27”成都全国公安会议上,中功已被正式内定为“具有反对政治倾向”的组织。江泽民的下手,逼出了中功“99.8”全国行动的准备和发生,虽然不可避免的引起了专制政权的残酷反弹,但这次的偶露锋芒,使张宏宝积累了一次难得的经验,中共大面积的逮捕和政治犯罪名的判刑,实际上又给中功造就了政治活动的骨干。

  “99.8”以后,张宏宝仍然继续策划中功的重整旗鼓,对已经过去的与专制的政治斗争历史无意再去宣传。无奈,“树欲静而风不止”。江泽民对张宏宝没完没了的纠缠和对中功骨干的重判,反复刺激他的大脑,迫使他不得不作新的思考。与此同步运行的,是海外民主运动的与论。无论是“张宏宝因中共镇压在政治午台上崛起”;“镇压下的辉煌”;“逼上粱山”等等,都表达了一些朋友从旁观者的立场对他的研究和期望。他们如果看到《中功“99.8”全国行动内幕曝光》一文,会感到是一种回应。的确,此次一鸣,是张宏宝的一个新动向。

  依照美国法律,张宏宝现在还不算进入美国,但他毕竟有了自己选择从“气”还是从政的自由,而再不用有什么顾忌了。江泽民让他轻装上阵。

  让张宏宝自己作出决定吧,他是个智者。如果朋友们怕他“智者千虑恐有一失”,也可以帮他出出主意。本文为你提供的零星背景材料可作参考。只不过不希望像大陆中共那样,带帽子,打棍子,那样恐怕只会物极必反。据我了解,张宏宝这个人,不服这一套。

  曾有多个朋友不约而同地议论,此次张宏宝美国牢狱之灾,是“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对他的“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是美国在成就他。这话挺有意思。

  目前,我还不能确定张宏宝要做什么。我能确定的只是:不论做什么,如果他决定要做,就一定会做得好。他有这个本事。


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