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念尊师    
 
  身处狱中受难的师父关心救助别人,我只是听说。而狱中的师父在他自己还危难当头的时候还拿出一刻系安危的宝贵时间关心我父亲的病,并亲自处方施术,使我父亲再得生还,却是我真真切切经历过的事情,每每想起,都使我感动不已。

  癌症,虽然听起来并不陌生,中功治愈癌症不计其数,我也曾多次面对和治疗这类疾病,但当我听到我父亲得了这个病后,还是不寒而栗,乱了手脚。特别是听到我伯父不久前被癌证夺走了生命,这个噩耗更令我和家人在悲痛之余又陷入极度的恐慌之中,家人丝毫不敢将伯父去世的消息透露半点风声给父亲,可怜的父亲在病床上一直挂念着感情深厚的伯父,他预感到伯父的病情严重,不仅心情惆怅,寝食难安,尿血更加利害。医生的诊断结果为膀胱癌属恶性肿瘤,比鸡蛋稍小,建议开刀切除,但家人又恐开刀会扩散并可能留下终身的后遗证,对修炼有些功底的父亲想通过中功的特医疗法治愈不打算开刀,又因伯父拖延治疗的前车之鉴不敢轻视,正在左右为难之际,狱中的师父得知我父亲的病情,他很果断的说,“我感觉你父亲不用开刀,我可以帮助他,按照我说的方法先试一试。”他介绍了多种治疗癌症的中功和特医方法并辅之以效果颇佳的草药偏方,一天,在每次只能打十分钟的电话中他兴致勃勃地告诉我他想起了又一特医方法,并且详细告诉具体作法。我的声音哽咽了,我的眼泪夺眶而出,不知说什么好,只傻傻的说了声“谢谢师父”!

  师父在狱中打电话非常困难,打一次电话要在烈日下排队曝晒一、二个小时才轮上,因打电话的人很多,每次只能通话十分钟,内容多说不完时,又要重新排队,有时要排几次队。关岛是热带海洋性气候,刚刚还万里无云,顷刻间便瓢泼大雨,师父打电话时,时常被淋得透湿。如此珍贵的电话,师父竟一次又一次的来电话关注我父亲的病情,介绍各种治疗癌证的方法并亲自遥治。关切的电话中掺杂着警察的呵斥声和犯人的哭声,这交织的声音令我心里久久不能平静,感激、担心、焦虑……不知心里是什么滋味。师父在自己的案情吉凶难料的情况下和如此恶劣的环境中,还不顾自己的安危,乐观的对待人生,以他的爱心和法力挽救一位普通弟子的生命。我无法用语言表达我的心情。

  因为有师父治疗,父亲信心倍增,他毅然决定不开刀出院治疗。他认真的按照师父所教的方法去做,不久出现显著的效果。原来冰冷的身体开始发热;原来尿血现象渐渐消失;原来可在体外摸到的肿块不翼而飞;当父亲全身出现奇痒的红疹,全程跟跟踪遥治的师父说不要怕,这是排毒现象。师父又对症采用新的治疗方法。在师父亲自指导练功和精心遥治下,奇迹终于出现。父亲在电话中抑制不住激动的语调高兴地告诉我:“不用担心我,我已经全好了,我只要一想练功,马上全身发烫,花白的头发已经变黑,脸色又红又亮,至少年青了20岁,感谢师父又给了我新的生命,我就是一个鲜活的例子,我要为麒麟文化摇旗呐喊”。父亲的话也说出了我的心声,我高兴的将父亲病已好的消息汇报给师父。

  师父于90年11月3日隆重推出以麒麟命名的文化体系,其喻义取各家之精华,包万物之灵气。麒麟文化的面世使完整的炼养技术及特医学随之诞生,不知挽救了多少人的生命,我父亲仅是千百万例中的一例。而我父亲这一例又不同于那千百万例,因为这是张宏宝师父身处监狱中的危难之时救度的一个平常的中功弟子,这一例的特殊意义在于,不但体现了麒麟文化的炼养技术和特医学的高妙,更体现了麒麟文化创始人张宏宝先生高贵的人品和一心救世人的宏愿是这样的真实不虚。我坚信,麒麟文化将会走向世界,为全人类造福。已经出狱获得自由的张宏宝先生将会给整个人送去更大更多的关爱!


青竹写于2002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