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念尊师    
 
  刚到基地时,就听说云游中的张宏宝尊师正在这里暂住。我激动地暗自庆幸自己有福缘,这下可以见到魂牵梦萦的尊师了,可以了却我今生一大愿了。刚好安排我暂时负责门卫和院子里的环境卫生,见到尊师的机会不是就更多了。我在心里盘算着向他请教哪些问题,一定要当面聆听他的教诲,我盼着这一天的到来。

  那天,说尊师要出门去,我盼望的机会终于来了。我赶紧对着镜子整理了一番尊容,我知道尊师是很注重机构员工仪表的。我怀着激动的心情打开大门,敬候在门口。这时我开始担心自己身无寸功,榜上无名,不会被尊师理会的。转念又想,能见上他一面也算大福份了,好多人想见还见不到呢。

  尊师向大门走来时,步子迈得很大,走得很快,但很稳健;眼睛很亮,奕奕闪光,但目光柔和,面带自然的微笑,一脸的慈祥。一眼看去就给人一种信赖感,令人肃然起敬。更令我惊异是他很显年轻,看上去比他的实际年龄至少要年轻15岁,要不是在这种特定的环境下,我真不敢相信这就是我们的尊师。单这一点,可见他编创的中功功法被称为高级功法就不是诩言。

  我只顾忘情地端详尊师了,竟忘了向尊师问候。尊师从我面前走过时,微笑着向我问候一声:你好!

  我下意识地回一声:您好!可尊师已经出门去了。

  在那天的一天里,我都一直后悔没有先问尊师好,倒让尊师先问我好了!但我也体会到了,尊师竟是这样的随和,这样的平易近人。一声温和的"你好!"竟然是尊师先对我问候的!

  尊师连续出去两天。第二天的晚上,基地领导用内线电话招我去办公室。我想,肯定是我在尊师面前哪儿出了错。我怀着忐忑的心情来到办公室。

  基地领导问我:你是没带换洗的衣服,还是不经常洗衣服?

  问得我摸不着头脑,不知如何回答。

  基地领导说:尊师看你两天都穿这一身衣服,他说你肯定是来的仓促,没有带够换洗的衣服,尊师把他这套衣服送给你穿了。他还要我给你说,这么热的天,最起码一天要换洗一次衣服。

  接过尊师送给我的那套衣服,一股暖流缓缓流进我的心中,激起我心池温情波光涟漪,久久不能平静。尊师创事业,日理万机,雷霆万钧;尊师关怀人,细致入微,情意绵绵。刹那间,尊师那完美人格的形象,在我的心中伟然生成,在不言中对我讲解着人生的大课。


端木晓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