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念尊师    
 
  我跟随尊师十一年了,深感自己这一生遇上了好导师。尊师严于律已,高风亮节。对下属则是:制度上严格,思想上帮助,业务上指导,生活上关心。

  我在中功实业集团的一个公司任经理时,曾因未办理正式手续,擅自批准下级挪用专项资金购买汽车,违反了财经纪律。集团监事会在反邪固正教育中,对此进行了严厉的查处。

  事后,尊师对我说,对干部就应该“制用”。培养一个干部不容易,如果对干部缺乏制度和纪律的制约,很容易导致他们腐败而毁掉。我深深记取了教训,并亲身体会到尊师对干部的良苦用心。

  尊师对干部在生活上的关心,又是无微不至的。当尊师了解到我的家庭困难,知道我老伴的单位倒闭,两个孩子下岗失业时,就亲自通知集团人事部门给我的两个孩子安排了工作。一次,尊师得知我的兄弟因公遇害时,专门派一名医生陪我去吊唁,并发给我三千元人民币补贴家用。

  每当我想起尊师对我及我家庭的关怀,心里就难受,因为我知道尊师的家庭也很困难的,但他对家里的人要求太严格了。他明确规定任何中功机构和个人,都不许私自给他家人寄东西、寄钱,而他只是每月给家里仅够维持基本生活的微薄资助。他的十几个亲属被清理下岗后,尊师听到消息,难过得流下眼泪,但他没有给任何亲属在中功机构内安排工作。他总是说:“对我的亲属要严格执行回避制度。”我还亲眼见到,那年春节前夕,尊师将集团所有员工及家属过年的钱都安排好了以后,最后才安排自己在心底时常挂念的老母亲。尊师的家庭没有因为中功的发展壮大而沾一点光,却因为中功及尊师遭政治迫害而跟着受难。房子被烧,亲人下岗,孩子到处漂泊。

  这和身为一国主席的江泽民不顾一切让自己的儿子先富起来,优先让自己的妹妹位居高官,和中共的高干以权谋私的腐败现象是何等不同的人品!


西安·静麟(作者为西南某无线电厂高级工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