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念尊师    
 
  一九九零年六、七月间,张宏宝先生为创办中功的重庆国际生命科技大学,在重庆住过一段时间。重庆市政府和各界人士对张先生来山城办校非常欢迎。

  一天,重庆市科协副主席翟春林和市教委副主任青晓阳两人约定一起去拜访张先生。在他们心目中,张先生是一个传奇人物,生活一定不一般。抑或是想了解张先生的真实生活,他们决定事先不预约,突然前往。当他们叩开张先生的房门时,张先生正在吃饭,简简单单的饭菜一目了然:生青椒一小盘、大酱一小碟、生白菜片一碟、清汤一碗。两位领导万万没想到,一门大宗师,弟子数千万,生活竟然如此简朴!他们当下感慨不已。过了几天,他们俩再次不请自到,又遇见张先生在吃饭,他们看到张先生吃的仍然是一小盘生青椒、一小碟大酱、一碟生白菜片、一碗清汤。如果说上次还有可能事出偶然,而这次的不期而遇使他们确信不疑了,张先生的确是一个自甘清贫的人。这两次会面使他们受到的感动是如此的深,以致常常禁不住要向他人赞扬。

  至今,张先生这种简朴的生活习惯始终未改。十几年如一日每天两顿饭,忙时每天一顿甚至一连几天不吃。每顿饭不超过三菜一汤,剩饭剩菜从不允许倒掉,而是下一顿合在一起吃。在流亡的岁月里,方便面则是他的主要食品。难怪中功学员和从业员工说:“这几年,最辛苦、最劳累、最受屈的就是我们的尊师了!”而张先生却说:“中功的实业,是全体中功学员的心血结晶;中功的钱,任何人没有权力胡花。我们虽然有点家底,但是必须花的再多也要花;能省的一分钱也要省,钱取之于民,也要用之于民,用到群众最需要的地方。”

  麒麟集团全体从业员工和中功学员尊崇张先生这简朴但却高尚的饮食“习惯”,“三菜一汤”也就成了麒麟集团各层干部统一的内部待客伙食标准;不倒掉剩菜剩饭,也成了他们的习惯。

  也有人为了否定张先生,曾将张先生的简朴,说成是“那是他的生活习惯,不足为赞”;中功弟子和员工问他们:“我们尊师为什么没有别样生活习惯?党和国家的干部为什么不能有这样的生活习惯?如果都有这样的生活习惯,党风、政风不就好了吗?”“贫困地区群众的生活不就会好一点吗?”

  《北美自由论坛》上有一网友对张先生的这个习惯不以为然,他说,这种习惯并不好。我就从来不吃剩饭。剩饭可以喂猫喂狗。张先生听了说,他的话有道理。可是情况不同。在大陆干我们这么大的事儿,国家又不拨一分钱,不节约能行吗?


四川·李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