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戴青衡,男,38岁,汉族,大学学历,教师。

  我念小学一年级时就得了一种奇怪病症。每逢早晨被父母叫醒去上学时,脑中似蒙上了一层薄薄的布,伴有轻微的痛感。读中学、大学时连午觉都不敢睡,睡后这种痛感更明显。在中学做教师的十几年里病势日益加重,到各个医院做各种检验结果均为正常。学习中功后病情大为减轻,但并未完全消除。是静修帮我拔除病根。1997年8月8日第一次参加静修,整个身体从内到外似被洗过一次,非常的舒畅。第六天下午2:30打坐时,我观想自己在静修场中与尊师和同道们一起练功,大约过了15分钟,脸面及整个头部痒痛难忍伴随着发热,用镜子一照大吃一惊,红红的蚕豆般大的疮疖布满了头部,紧接着全身都出现了这种病状,大约半小时后,身体恢复了正常。过了一天,又出现了这一现象。从此我的头痛好了,苦苦折磨我20多年的顽疾从此消失了。这时我才明白,这是一种排毒过程。

一九九九年三月二十九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