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师专著    
 
  大家都跟我做这样一个实验,把自己的两手合起来,以手腕上的两条杠为基准,比一下两手的长短,接下来,男学员伸出左手,女学员伸出右手,直而不僵,平放向上都可以,然后施加意念,想着伸出的这只手变长,想得越强烈越好,默念“长、长、长”。这样想一至三分钟,在想的过程中,你体会手上都有些什么感觉,有没有气往上推的感觉,有什么异样的特殊反应,想完之后,再将两掌合在一起用腕的第一道线做基准比较一下,看这只手发生了什么变化?长了!对吗?下面我们再做个相反的实验。还是男学员伸出左手,女学员伸出右手,你想要让手指头变短了,心里默念:“短”!默念完这个字(念一声就可以了),然后再比一下,看发生了什么变化?短了!!!对吗?瞬间就短了,你见过这种现象吗?这个现象说明了什么问题?一般的门派功法,都把它作为一个表演项目。表演完了以后,赢得一阵掌声,就过去了。“中功”呢?却不肯轻易放过一个现象。我们要通过这个现象去寻找到事物的本质,提示特异现象的规律。

  在中学里,凡是学过物理学的,大概都还记得这样一个公式W=F·S,这是做功的公式。W代表做功,F表示力,S表示距离或位移。也就是说,物体在一定力的作用下,使它发生了位移或形变,这就是做功。手指头变长变短,这都是位移现象。标志着有一个力作用在上面,使它做了功,用做功公式来衡量这个现象,位移S和W都找到了,但这个力是什么力?从哪来的呢?刚才既不是我出现在你面前给你拽长的,也不是你自己用手把它拽长的,靠的是什么呢?“想”嘛!一想就长了,一想就短了。对吧?那么这个想是什么呢?用公式推导,它就是力F。那么这个力是什么力呢?是想出来的力,这种想出来的力我们称之为意念力。

  除此以外还能不能证明“想”是一种力呢?可以的。八八年我们与中国科学院的科研人员共同进行一次意念力转化为机械力的实验室试验。在指定的时间,我们在距科学院三里远的北京海淀气功研究所所长办公室,向科学院的一个实验室发功。他们用万分之一和十万之一的天平作为测试仪器,在约定的晚八点钟的时刻,我们发功以后,实验室里面的万分之一和十万分之一的两个天平马上出现摆动。这个实验来的非常简单,非常直观,指针一摆动就可得出读数来。这个读数就是意念力转为化机械力的一个数字。通过这种实验室的测定亦证实了意念是一种力。第三种验证意念是一种的力的方法,就是我们这种大面积的功法普及,成千上万的人,都能够靠想,把自己的手指想长或想短。这们从公式推导、实验室试验、大规模的功法普及上都或以证明意念是一种力。我们有了这个理论上的升华、认识上的升华,对人体科学领域中出现的这种神奇现象,就不觉得那么玄妙了。这就要求人体科学在实践的摸索中要产生特有的哲学思想和方法论。

  自古以来流传下来的特异功能和法术有上千种,从哪儿入手研究才能把这些问题破译呢?我们这里不妨借鉴一下马克思、恩格斯的思维方法。他们在研究资本主义社会的时侯,从大量繁杂的社会现象中去伪存真、去粗取精抓到了“商品”这个人们每天都大量接触,然而熟而无睹的现象,对商品这个细胞解剖,于是发现资本主义社会发生、发展、灭亡的规律,得出了人类社会最终进入大同世界的理论。那么在人体科学研究的这个领域里面,这么多现象从哪儿下手才能突破呢?

  “意念力”就是研究人体科学的一把金钥匙!意念是一种力,心和物之间有着辨证的关系,在一定条件下心物相互作用,相互转化。物质可以变精神,精神可以变物质。尤其是高级功能,如搬运、穿墙或空中取药等等都是无中生有,只要一想或念个什么话,东西就来了。全凭心意用功夫。练功初级阶段要注重练意念力,到一定程度,开始练定力,定力之后练慧力。但这一切的前提是“意念力”。不明白“想”是一种力,一种特殊的“意念力”,那么对很多现象会感到迷惑不解,玄妙莫测,没法再往前走了,即便自己练出了特异功能,你也不能做出正确的解释。所以,中功在正式教学这前,先讲意念力理论,这对后面的训练大有益处。

  比如我们下面要教的小周天速成法,这就不是像传统功法那样靠积气冲关,而是靠传功人把自己的意念力通过声波做载体传到练功人的特定部位,同时要求练功人一个穴位一个穴位的想,这样两种意念力变成一个合力刺激特定部位的时侯,周天各部位迅速被打开,小周天也就被带开了。如果你不知道“想”是一种力,仅仅以为这是一种感觉,那么,明明已用意念力打开了你的周天,你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那对你学功的效果就大有影响。除此以外,中功二部功要传授念力八绝,这八绝更是全凭“想”。在毫无动作、无形的情况下做了许多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像肿瘤(包括肝癌)想想就好了,各类结石想一会儿也没了,青光眼眼压高时想一会儿就下来,高血压想一会血压就下来了,全凭心意用功,用意念力做功。意念力理论关系如果不清楚,后面的速成和高级功法简直就没法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