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中功总会告中功全门弟子书    
 
  国际中功总会怀着极其沉痛的心情向中功全门弟子宣告:

  我们最崇敬的尊师张宏宝先生,于二00六年七月三十一日晚7点42分(美国西部时间),在美国亚利桑那州考察修炼基地途中,遭不测车祸,不幸罹难。罹难地点与天华修院相距约一千公里。

  在总会与尊师失去联系后,总会立即从多种渠道进行多方联系,直到8月17日才得到尊师罹难的消息,并经多方证实,此消息确实。

  考虑到尊师所处国际国内环境和地位的特殊性,以及事情发生的复杂性,对于尊师罹难的消息的公开发表必须慎重对待,需经各个方面进行充分协商之后才能进行。

  由于大家都知道的原因,尊师来到美国后始终都是在有着生命危险的环境下生活、工作和修炼。

  阎庆新于2001年卷携当时已经到位的250万美元的中功资金逃离尊师和中功机构。2003年3月,在尊师身边工作的何南芳突然告尊师“涉嫌绑架等五项重罪”。紧接着阎庆新等人又状告尊师和1-100名中功无名氏成员,告中功组织是黑社会性质的组织,与此同时何南芳也在民事案告中功组织是黑社会组织,共有四十多起讼案围讼尊师及中功组织。尊师承担着常人难以忍受的压力和生命危险,于今年二月运用美国的法律将被何南芳诬告的重罪官司打赢,但何南芳告尊师的民事案还要继续打。在阎庆新等人告尊师的众多围讼案中,他们部份败诉,部分撤诉,部份还要继续打。这时我们尊师为把所有的围讼案最后彻底打嬴,聘请了曾在关岛为尊师辩护的国际上著名的美国律师沙皮诺先生。眼看尊师被围讼的案子就要取得最终的胜诉,而就在这时,尊师却突然遭遇了车祸。因此,对于这样的车祸,疑点重重。为慎重起见,我们没有即时公开发表尊师遇难的消息。

  我们在得到尊师遇难的消息后,就及时地同尊师的家人联系。但是当我们与尊师的家人取得联系时才知道,阎庆新已经抢先于我们与尊师的家人联系过了。同时我们也明显地感觉到尊师的家人已经受到了很大的压力。当我们派人带钱前往尊师家中,以示安慰,并与他们共同商办尊师后事时,我们共同遇到了麻烦。再后来,我们都不能和尊师的家人联系上了。

  由于种种原因,致使我们至今无法为尊师开追悼会。

  我们崇敬的尊师遭此劫难,使我们中功全门陷入极度的哀痛之中。

  我们无比怀念我们的尊师。尊师开创中功事业福泽了千百万人,我们中功全门弟子既是受益者又是传播者。尊师的去世,使我们中功全门弟子发展中功事业面临了前所未有的艰难和考验。这个考验不单是来自中功的外部,也来自中功的内部。现在某些别有用心的势力和个人,正在利用尊师的不幸和我们的悲痛,造谣、诬蔑、毁誉,制造混乱。

  在这样的时刻,国际中功总会按照尊师生前“企愿人间都是仙”的宏愿,号召中功全门弟子不要有任何过激的行为发生,要在真正安全方便的地方,用静修的方式对我们崇敬的尊师进行心祭,为尊师祈祷和回向。尊师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

  有关尊师罹难及后事的进展情况,我们会随时向中功全门弟子通报。请大家不要轻信各种传言和谣言,一切有关尊师和中功的消息均以天华文化网发布的消息为准(主要在《信息发布》)。


国际中功总会
二00六年八月三十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