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宏宝先生认为,作为一种对人类进步有用的文化,不能建在虚无缥缈的空中楼阁上,要使之能够促进人类各个领域的进步。天华文化的实业体系是天华文化的理论体系在人类政治生活、经济生活等各方面的运用。

  中功实业群最初是伴随着张宏宝先生开创的养生产业同步诞生的,它逐渐形成了六大系列,包括:养生技术培训系统、养生产品服务系统、养生基地、旅游系统、科研系统、从托儿所到大学的正规教育系统。

  中功实业群的六大系统简介:

  1.养生技术培训系统这个系统遍布全国城镇、乡村,三千多个学校,近十万个教学服务网点(连锁机构);

  2.养生产品服务系统该系统以泰威克总公司为主,它的下属企业遍布全国的省、市、县,与养生技术培训系统相配套,凡是有中功培训学校的地方,就有泰威克公司。该系统还包括生产系统和产品销售系统。生产产家分为长江系列和黄河系列,包括:三个印刷厂-渭水印刷厂、终南山印刷厂和金佛山印刷厂;两个矿泉水厂-广东长寿村水厂、长安九龙泉水厂;两个服装厂;一个玉器工艺品厂,共研制、生产、销售超过一百二十余种产品,如:矿泉水、练功服、练功座垫、气功资料、传统文化书局、玉枕、玉石、保健用品、药功带、蚁王精、养生酒、灭菌巾等等,其中十项荣获国家和省部级的金质奖;

  3.养生基地有八个可容纳一千人的大型服务基地,包括北京养生基地(北京丰台区六里桥)、国际生命科学院(四川省都江堰市)、重庆国际生命科技大学(四川省重庆市)、中华传统文化进修大学(本部设在陕西太白山,分部设在西安麒麟大厦)、金佛山麒麟城(重庆南川市)、广州长寿村健身院(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湖南岳麓高新技术学校(湖南省长沙市)、抚顺五龙山养生基地(辽宁省抚顺清太祖努尔哈赤诞生地)等;有二十三个可容纳四百人以下的基地。各养生基地内含:宾馆、商场、车队、饭店、电讯服务、保安等各类齐全的社区服务系统;并将其与房地产开发等物业管理及旅游业相结合;

  4.旅游系统有阳光旅行社、中兴旅行社等六大旅行社;

  5.科研系统:其国际生命科学院是把成都军区的一个大型基地买下作为该院的院址。内有五个大院,占地十里长;内设科学院本部、附属医院、人体科学培训学校、特异人才培养学校、武术培训院;

  6.正规教育系统包括:重庆国际生命科技大学(简称重庆生科大)和中华传统文化进修大学(又名西安麒麟文化大学),一所学院-金佛山特医学院和一套普教系列学校。重庆生科大的校址是购入的重庆南岸区政府原所在地,最高班级是实业管理研究班,培养了一批麒麟集团高层骨干;中华传统文化进修大学以购入的军工生产基地作为校址,占地八百亩,楼房一百多幢,内有万人礼堂和万人运动场。大学下设三个部:西安设本部,终南山设一部,渭水设二部,蓝田设三部。学员达到二万多人(含函授学员)。大学开设八个系:外语系、美学艺术系、经济管理系、保安系、武术系、特医系、教育系、养生修练系;教育系统为解决中功机构天华集团十二万员工、四十万员工家属及其子女的文化教育问题创建,从托儿所、幼儿园,到小学、初中、高中,从技工学校,到职工教育机构,完整的一套教育系统。

  中功实业群体共有员工十二万人,直接供养四十万人,共有十万余连锁机构,研制、生产、销售超过一百二十余种产品,其中十项荣获国家和省部级的金质奖;中功学员遍布中国大陆、香港、澳门、台湾、韩国、日本、泰国、柬埔寨、缅甸、尼泊尔、马来西亚、新加坡、澳大利亚、新西兰、美国、加拿大、德国、英国、巴西、阿根廷、南非等国和地区,将近四千万人受益。中功的特医手法以其神奇、卓越的疗效深受各国人们的欢迎,经澳大利亚政府正式批准率先于1993年2月15日成立的中国特医研究院继承和发展了东方文明古国的神秘遗产-特医,继而在美国、英国、日本、香港、德国等世界各地建立了机构,开辟了跨越二十一世纪、跨越时空的医学史上的新纪元。

  中功用特殊的健身方法为几千万人带来了健康;中功提倡的“八德八念”道德水准,为中国社会各阶层所推崇;中功修建小学,架桥铺路,赈灾(三百余万元人民币)等义举,成为人们的口碑;中功在大陆有着良好的群众基础。

  籍由中功实业群六个系列的图文介绍(暂缺),从数字看规模、从内涵看包容、从管理看档次、从来宾看影响、从基地看实力,人们可以对中功实业群-天华集团在遭受中共镇压前的辉煌历史有一个较为全面的了解。

  由于中功的理论思想与中共建国的理论根基-马克思主义相悖;中功凝聚的人数众多,国内学员三千八百万,政府担心会发展成为中国最大的反对党,成为国内最大的反对力量;张宏宝先生学识渊博并且极具领袖魅力;中功下属集团拥有十万余个连锁机构,具有较雄厚的经济实力,有与中共集权作斗争的财力。1999年下半年,中功遭到中国政府的大规模镇压,中功资产除海外的尚且保存(含港澳),在大陆的财产均被中国政府没收,总价值达人民币8.1亿元。

  中功实业群-天华集团在1999年以前,主要是在中国大陆发展。由于条件所限,在政治文化方面的作用无法得以发挥;一旦领导层面来到美国后,很快就在国际舞台上崭露头角,显示了它的特殊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