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师专著    
 
  今年入夏以来,我国长江流域及松花江、嫩江流域发生了罕见的江洪泛滥,持续时间之长,为历史罕见。

  全国有29个省、市、区受江洪泛滥困扰,2.23亿群众受灾,数百万军民投入到了奋力防汛抢险的工作中。湖北省有230多万军民、黑龙江省有150余万军民奋战在第一线。

  随着江洪的泛滥,疫情已经出现。现已发现霍乱病1500多例,血吸虫病400多例。湖北省有52个血吸虫疫区县、市普遍受涝,水淹钉螺面积500多万亩,有螺村的人口360万。专家预测,多年来钉螺已经灭绝的地方又将死灰复燃。

  牵动人心的汛疫形势,使我不由得想起曾经经历过的三次防汛抢险。1969年10月4日,嫩江地区山河农场四分场水库决堤,我们被调到第一线堵堤。嫩江地区九月下旬气温就已下降,水刺骨地冷,堵堤难度相当大。扔到水中的草袋(内装沙和土),瞬间就被冲走,下水的人也被水冲得无法站立。我们只好四人一排手挽手下水,筑起人墙,在人墙前,筑起新的堤坎。两个小时的浸泡,待接到命令上岸时,腿已经动弹不得,透骨的凉!一个个被拽上岸,两大碗酒灌下去后,天旋地转,被拖拉机拉回连队后,一躺就是一个星期。与我一样的知青有20多个。以后由于连阴天、炕湿,又没衣服换(东北知青有三套衣服的算是富户,我只有两套来回倒换着穿的衣服),很多人都患上了重感冒、腹泻、风湿性关节炎、肾炎、风湿性心脏病、前列腺炎等,女知青则不少人都得了痛经、月经不正常的病。我就在那次患上了风湿性关节炎。那时,我只有15岁。

  1978年秋,我在哈尔滨冶金测量专科学校上学时,赶上了松花江防洪固堤的抢险工作。由于拼命地工作,一个星期的抢险之后,将近一个月左右疲软无力,缓不过劲来,原来的老病又都复发。其他人也都和我差不多。

  1980年夏,我那时已调到呼玛金矿局工作,遇到黑龙江汛情紧急并有溃堤的危险。全局职工都参加了20多天的防汛抢险。抗运沙土袋的人群,排成长龙,紧张地奔跑在江堤边上,不时有人摔倒在泥泞中,也不时有人闪了腰、扭伤了脚脖子等等。甩扔沙土袋要用腰和肩的爆发力,我和几位同事在甩扔沙土袋时,不慎致颈椎错位(土话叫“把脖子拧了”)。后来,一遇天气变化就疼。平时脑袋里像灌满了铅,脖子不敢扭动。那次下来,扭伤胳膊的腿、闪了腰的很多。由于浸泡了近一个月,不少人患上了皮肤病、肠炎、痢疾,也有人害了红眼病、头痛病、坐骨神经痛以及外科中的各种疾病。尤其是参加抢险的女职工,20多天下来,很多人都患上了冷感症、月经失调等。后来有人总结说:“娘子军抗洪,后患无穷”。男女职工共同的疾患则是疲劳症、腰背疼、腿疼、肢阙冷、全身拘禁、全身疼痛等。

  抗洪抢险的体验,使我深知洪涝带给人们的疾苦。尤其是“大灾之后防大疫”,这是自古以来的经验之谈。

  许多医学专家都预见到了灾后的疫情。但是,下列这些情况,不知是否引起了人们的注意?

  很多人失去了家园,破家值万贯,虽然总会解决,但怀旧(特别是老年人)是人类的通性,这样的人心情必然抑郁,必然导致肺出问题。同时也会引起肝气不舒。这三种症状虽不是传染病,却是灾后的并发症。尤其明春,还可能出现传染性肝病及肺结核。

  泛滥的江水使生活用水受到污染,又易诱发肠道疾病和伤寒。

  奋战一线的数百万军民,部分人员已有外伤,加上野外露宿、蚊叮虫咬,病菌也易侵入体内。

  江水肆疟,长时期不退,人的身心疲惫后,将导致免疫力下降,极易患病。

  分洪区粪池粪坑溢满横流,数百万军民频繁与疫水接触,极易造成血吸虫病等急性感染。从现在到十一月份仍是血吸虫病感染季节,有血吸虫病急性感染爆发的危险。

  洪涝之后,涝区要进行大规模生产和重建家园,涉水作业也容易造成疾病感染。

  另外,江水泛滥严重的东北地区还有气候因素困扰着防疫工作的进行,将使防疫工作持续到明年春季甚至更长时间。

  受害地区的医疗和卫生防疫部门也灾所难免,其医疗和卫生防疫功能严重削弱。

  目前,卫生部已召开了全国救灾防疫紧急会议,派出了众多医疗队和医务人员奔赴涝区,还组织了大百科全书出版社编印了10万余份防病救灾手册分发涝区。

  但医务人员、药品、医疗手册仍明显满足不了二亿二千三百万受灾群众的急需,涝区群众急需一套简便易学,无医无药就可以自我救助的方法。

  特医应该在人民群众最需要的时候发挥作用。

  什么是“特医”?特医,就是不吃药、不打针、不开刀,用人体的特异功能或特殊的疗法来诊治疾病的医学。它包括古代“神医”中的特异功能类疗法,气功类疗法,食疗类疗法,情志调摄类疗法,熏蒸类疗法,冲洗类疗法,杂治类疗法,场疗法等等。

  俗话说:“医不自治”。而特医的特点之一,却是首先要能够做到自诊自治。这本《洪涝引发的百种疾病特医应对疗法》(简称“特医百法”)就是侧重介绍自我诊断、自我治疗、自我康复、自我预防的方法。

  特医虽有特殊的作用,但它和其他医学一样,也不可能包治百病。中、西、特医配合,因地选法,因症施治,取长补短,效果会更好。

  考虑到灾区的特定条件,我在编辑这本“特医百法”时,面向的是些没有功底、不懂医、手里没有药、没有针的人们的需求。“特医百法”是一套不经训练,只要读一读这本书就能够治疗的特殊疗法。如气功疗法中最简单的“导引”疗法,以及人人可行的食疗法、矿石疗法等等。在无医、无药、无针、无钱、且不会气功的情况下,用您自身的能力,用随手可得的每一样东西进行自我救治,是这本“特医百法”的特点。姜、蒜、葱、醋、茶、盐、水、蒸汽及涝洼地容易生长的野菜等都被用来治病。它操作方便,疗法简单,一看就懂,一学就会,一用就灵。“特医百法”仅上册的24个病就选用189个特殊疗法,可因人因地选用。

  “特医百法”虽然都很简单,但有一部分是过去秘不外传、鲜为人知的秘法。它既包括了汉、藏、彝、民间医术中的避疫精华,也融汇了东汉神医华佗、隋朝太医令巢元方、唐朝药王孙思邈、明朝名医李时珍等诸大医家祛瘟疫的秘方。这些疗法,有几千年的实践基础。有缘人得之,可自利利他。

  这本“特医百法”只是特医学中最浅显易学的部分,虽不能代表特医的全貌,但已可对特医的特殊疗法窥见一斑。

  由于入选病种只有百余种,故在分类时,对发病较多的内科进行了细分,而其它科则采取了粗分的方式。另外,鉴于传染病的特殊性,在每一种传染病治疗后面又专设了预防类的内容。

  “特医百法”分上、中、下册印发。上册的内容是内科,包括传染病的诊治;中册包括外科、骨科、皮肤科;下册包括神经科、妇科、五官科、儿科等。

  当您运用这些特医疗法有了效果后,请告诉当地的中功推广机构,以便我们进一步总结、提高,让涝区中更多的人们都受益。

  “特医百法”仅是针对洪涝情况的治标应急措施。要使身体永葆健康,最经济、最迅捷、最现实的是掌握一种自我调整、通经活络、平衡阴阳、增强免疫力的方法。这就是习练气功。我已经委托涝区的中功传人,在受灾期间为大家免费传功。“自古功传有缘人”,我希望与大家广结善缘。

  特医还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当你运用特医自我治愈时,你已经掌握了特医的一病数法,且可用特医利他了。如果您对特医有深造的兴趣,欢迎您参加“特医初阶速成班”。该班将传授特异功能类的上乘特医疗法,及气功类的高层次特医疗法。18-36个小时下来,您将成为一名初阶特医。各地的中功推广机构均在传授。

  由于特殊的原因,我到不了现场为同胞们直接诊治。愿这本小册子能载去我的真情。

  我祝东北的父老乡亲们安然无恙!愿全国洪涝区的同胞们全家平安!


1998年8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