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1年7月,我随张宏宝宗师云游到了山西浑源县悬空寺。这个古今中外闻名的寺庙建筑在一个悬崖峭壁上,远远看去,就像挂在山崖上的一件工艺品,小巧玲珑非常雅致.

  同行的当地朋友找到了这个寺庙唯一的导游,她是一个27岁的姑娘。当时,气候炎热,游客们穿着短衣裤还大汗不止,而她却穿着毛衣毛裙。姑娘的五官端正,但脸色却黄黄的,大大的眼睛没神没光。她见我们便开口说:“我叫赵锦花,是这里的导游,本来应该陪同客人上悬空寺去参观的,但我身体不好,只能在这里把情况给大家介绍一下,请客人自己参观。”原来她已病了好久,但这里只有她一个导游,而且只有旅游旺季工作五个月,季节一过就没工资了,所以她带病也得上班。

  接着,她开始介绍寺庙,说了不过十来句话,看来精神实在不好,不愿说下去。说完她就坐下了。这时宗师用不容商榷的口气对她说:“带我们上去。”她看宗师一眼,没说话。我看出其中有戏,忙搭腔说:“我们来一趟不容易,请带我们上去详细解说。”其他人也附和着。她不太高兴地站起来,又在身上套了一件长外套,扶着楼梯扶手慢吞吞地跟着我们上楼了。

  在参观完第一层以后,她说:“上面两层你们自己看吧。”这时宗师又随口不经心地说:“再上一层。”好吧!”她略一停顿,点了点头。到第二层参观完后,没有谁叫她,她就自己领我们上第三层了,而且走的挺快,我都没跟得上她。到了楼顶上,她的脸色泛起了红色,话也多起来了,还高高兴兴地和我们合影。

  下楼的时候,她走在最前面,先到坝子上等我们。我注视着她的变化,把她拉到一边问她:“你的病好了吗?”她这时才想起自己的病,瞪大眼睛说:“咦,我鼻子通了,耳朵不疼了,全身都很舒服,怎么搞的?”她说,她的体质虚弱,一病就拖很长时间,经常打针吃药都不顶事,从来没有跟着客人导游一圈病就减轻,甚至完全好了的。

  这时,站在一边的宗师开口了:“你的病得了二年多了,病因是由于个人问题不顺,谈的三个对象都不成,病就从这得起的。”宗师似乎漫不经心、随口而出的几句话,使赵锦花惊呆了。宗师说完即往前行,锦花拉着我的手说:“这位先生是谁?他说的情况完全对,我肯定是遇到神仙了,怪不得我的病一下子就好了。”锦花姑娘似有所悟,兴奋不已,一直带我们到休息地点,恭恭敬敬地倒了一杯清茶给宗师。但她象所有沿途被济度的人一样,至今不知道这位神奇的人物是谁,留下的只是遗憾和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