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1年4月底,张宏宝宗师云游至南方某地,在祖国的北方,大都还带有明显的凉意,而此地却已是40℃左右的酷热了。当时正值需要录制中功五部功教学录像带,由于条件的限制,只能在宗师住的简陋的招待所房间内进行。既不隔音,也无风扇,为了避免外界噪声的干扰,只能晚上到夜深人静时录制,门窗关严;还有两千瓦的聚光灯照着……

  宗师就是在这样酷热难当的条件下,为我们录制了几十个学时的五部功教学带。

  在讲“灵力八法”的时候,宗师出去摘了几个花骨朵进来,让我插在他身旁的小黑板上,并交待要把花骨朵和他始终录在一个画面内。宗师讲着讲着,突然花骨朵就开了,我竟然忘记了正在录教学录像带,惊喜地说:“花开了,花开了!”谁知一下打断了宗师的功态,只得停机,后悔已经来不及了,接着,宗师又重新在外面摘了花骨朵,重新录制。

  宗师就这样一边讲灵力,一边施灵力令花骨朵开,仅几分钟时间就完全开放了。而在院子里树上的花骨朵直到第二天上午九点以后才开始慢慢打开,还令人惊奇的是这摘下来录像的几个花朵,在那么高的气温下,没插在水中竟然24小时都保持着鲜活艳丽,没有宗师的灵力是不可想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