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冷暖知几多?中功师徒情谊长!

  1991年11月底,张宏宝先生云游到了西安,目睹弟子们正为筹建中功西北基地忘我地工作,夜以继日,废寝忘食,怜惜之情油然而生,便在此小住了几日。也不知是巧合,还是一种安排,恰恰就在这几天,中功西北基地连续发生了几件事,令人难以忘怀。

  11月26日晚上7时,基地筹建指挥部总务负责人李坪阳正在指挥验收办公桌、文件柜等家具用品,爱人匆匆赶来,捧着父亲病故的加急电报。老李在家中是孝顺的长子,但近来为基地的建设,父亲几次病危他都未下“火线”,谁想老人竟这样快地带着最后的遗憾撒手人间?老李突然感到一阵难忍的揪心、痛楚。但即使是此时,他仍感到工作正是要紧的时候,难于启齿请假。谁知道这一举一动早被张宏宝先生看得一清二楚,并做好了妥善安排。当李坪阳在痛楚中还未回过神来,正拖着沉重的脚步不知怎么迈的时候,基地总指挥拿着500元钱到了他的面前:“师父让你赶快回去料理老人的后事,注意节哀,有困难就讲,这是师父给你的500元钱。”短短的几句话,使老李感动得热泪盈眶。他觉得自己对中功的贡献太小,受之有愧……总指挥劝他说:“这是师父的关怀,是师父的一片心意,师父要你一定收下。”李坪阳这才弯下腰,用发抖的双手接过钱,紧紧地贴在自己的心窝处,泣不成声地说了,四个字:“谢谢师父!”李坪阳此前曾是一个指挥过上千人的军队干部,这个硬汉子在得知父亲病故的巨大悲痛中,他有泪没有弹。然而这师徒深情却使他禁不住流下了热泪。这感人的场景,令他的妻子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

  李坪阳带着师父的一片深情回到了陕西富平县淡村乡党家宝料理父亲的后事。按当地的风俗,至少要过“三七”才算料理完毕,而李坪阳仅14天便说服了家属返回了基地,又投入了紧张的工作。

  无独有偶,就在筹建工作紧张时刻,基地供应处负责人吴昌德的爱人病了,由于感冒引起高血压、心脏病旧病复发,加上年老体弱,儿女、老伴都不在身边,病情渐重。当邻居赶到基地找到正忙得不可开交的老吴时,他犯愁了。也就在这时,张宏宝先生知道了此事,立即指示派人把老吴的爱人接到基地来调理。张宏宝先生还亲自关照安排了住房。由于当时天已经比较冷了,而基地的暖气设备还正在抢修,为不让病人受冻,张宏宝先生把自己用的电暖器让人送到老吴夫妇的房内,又让基地总指挥也把自己用的电热褥子取下来铺到老吴夫妇的床上。还亲自安排特医师为病人调理,并多次询问效果。

  这看似桩桩区区小事,然而这真挚的关怀,如此体贴入微,却叫人真正感到了温暖,胜似一剂仙丹妙药,温暖了老吴老伴的心田。再加上特医师的调理,她的病很快就好了。到第五天她就离去了,临行前对老吴讲:“不要担心我,不管怎么样,我都会支持你跟着师父干中功事业。”

  与吴昌德的爱人一样也享受这师门恩惠的还有一位幸运的癌症患者,她叫姜丽娜,丈夫是中功弟子,也正为基地建设没黑没白地拼搏着。她1991年9月份体检时发现子宫癌,情况严重,医院断定非手术不可。她有些绝望了。当张宏宝先生知道此事后,立即派车把她从外地接到了基地,亲自安排配备了强有力的治疗小组,让高徒王桂爱、王雪印亲自出马为其治疗。经过五次调理,瘤子便完全化掉了。她到西安第四医院复查后,医生拿着检验单竟不敢相信,表示不可理解。她当即就流下了眼泪,激动地说:“与在病中同样挣扎的姐妹们相比,我是很幸运的人,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绝处逢生终生难忘。”

  事也凑巧,就在这时,中功弟子张金刚的父亲得了“出血热”病。作为医务工作者,张金刚明白,这“出血热”可是比癌症还要可怕的病魔,闹不好几天就要人命的。当时张金刚的父亲高烧40℃不退,而且还因某种原因不能打退烧针药,情况十分危急。正当他着急无可奈何的时候,得知师父到了西安,他立即到了基地,见到师父二话没说,就跪倒在地,请师父救他父亲的命。

  张宏宝先生让金刚起来,询问了一些情况,安慰他别着急,并说三天就可以出院。随即派王桂爱同金刚去医院看望老人。然而,当他们赶到医院时,奇迹已经发生了:老人已经退了烧,体温降至37℃了。原来就在这一会儿时间,张宏宝先生已施法力让老人退了烧。又经王桂爱调理,老人很快恢复了健康,到第三天果真完全好了,只是因为家人不放心,在医院多住了几天。

  这中功师徒情谊也是人间传奇,既令人感叹,又令人惊奇。下面还有一个故事,却又叫人产生一种新异的感慨:

  基地有一个工作人员,原是一个很憨厚的农民,很愿为中功事业做点贡献。然而他怎么也适应不了中功基地工作快节奏、高效率的要求,连续换了几个岗位都不称职,中功实业的现代化管理是不讲情面的,制度不能因个别人不称职而破例,不得已,只能将其辞退。

  虽然不能留在基地工作,但师徒情谊仍在。当张宏宝先生知道这位弟子所在的农村还很穷,他的家生活更困难,已到冬天了,五个孩子没衣服穿,手脚冻的像红萝卜等情况时,待这位弟子离开基地的前夕,专门抽时间见了他。张先生让他回家后一边务农,一边继续发挥他的特长,布置了题目让他写文章,给他发稿费,以增加收入,缓解生活困难。还从身上掏出300元钱给他,让他给每个孩子买一套衣服带回去,到此时,这1米8的大个子,竟扑通一声跪倒在师父的面前,泪如泉涌,拳头不停地狠狠地砸着水泥地板,他惭愧,恨自己无能……他知道师父全身心投入中功事业,几年来没给他的母亲寄过一分钱,而给自己这个被辞退的弟子一下子掏出300元,这情、这恩用什么可以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