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游人如潮的五台山,有一个近于破败的小庙,几间年久失修的平房,院坝的石块缝里长满了青草,显得冷落和凄凉,在五台山金碧辉煌,气势雄威的庙宇群中,显得很不协调。

  宗师在云游期间,游历了许多佛、道胜地,一个总的印象是佛教大有复兴之势,而道教却显得有气无力,凄凉萧条。究其原因之一是与道家只度己,佛家讲度人有着一定的关系。中功的自度度人,则是取了佛道之长,既是凡人又做仙佛事。张宏堡宗师1991年8月云游到五台山,见到这样一个不协调的小庙,自然不放过调查一番。

  一天下午五时左右,我们和宗师一起到了这个小庙。庙内没有别的游人,只有三个和尚在门口打草。我们先在里面看了一会儿,宗师便向打草的和尚了解庙里的情况。该庙在抗日战争时期,曾有一个日本和尚住过,由于来这个庙的香客少,庙宇也没钱维修,和尚们主要靠自己种点地过日子,没自来水,喝水要到一里以外的山沟里去担。见此情景,宗师对和尚说:“要有人给你们投资,合作办点事欢迎吗?”“那当然欢迎了!”和尚见来了好不容易来的施主,自然也来了兴头,还问怎么合作法。这时有位导游人员(非中功弟子)插了—句:“那得双方都有利啦。”

  这句话,却引出了和尚的一篇宏论,讲了一通施恩不能图报的道理。说做好事不能图报。图报,就等于白做好事了。还讲了一些人不应该有所求,来时空空,去时空空,名誉、富贵都是浮云,来到世上走一遭,还是要去的,要为来世积阴德等等,颇有点禅理的味道。一时引起了大家的兴趣,也就就势攀起道来。一直在旁不语的宗师,见其中一位和尚有些灵性,又有一定的佛学理论,当这位和尚讲到生命,讲到来世时,便问他们究竟怎样看待人的生命。和尚回答说:“人的生命就是灵魂和一个躯壳结合而成的,灵魂是永恒的,躯壳是暂存的。”宗师进一步追问:“灵魂和躯壳又是怎么产生的?”这些已经由麒麟文化的生命起源,生命旋迥理论非常精辟而又十分浅显的阐述清楚的问题,这几位佛门弟子都答不上来了,他们说:“灵魂和躯壳是本来就有的,不存在怎么来的。”还说:“这都是很深的道理,不是几句话就能说清楚的,跟你们说这些大道理你们不懂。”

  听了这话,我们几个笑了起来。宗师示意我们不要笑,然后对和尚们说:“越是真理越明了,越是大道之理应该越清楚,怎么讲不清楚呢?”

  和尚们竟然回答说:“大道之理是讲不清楚的,能讲清楚就不是大道之理了。”宗师又说“讲不清楚,那你怎么度人呢?”倒是那位有些灵性的和尚似乎察觉到了来者不凡,马上从度人的角度换到了一个低位,说:“我们师父就这么讲的,我们也搞不清楚,我们只知道念阿弥陀佛。”

  这时宗师语重心长地说:“你们只知道你们师父讲的,死守代代相传的东西,不能越过先人前进一步。自己要多悟一悟,如果没有悟性就是佛祖已经站在你面前点化你了,你也看不出来。”这位和尚突然有所醒悟,忙不迭地连说:“谢谢,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