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师专著    
 
  我和中功组织遭受中共政治迫害的原因之一,是我推出的麒麟文化“与马克思主义相悖”,所谓相悖,即指对一些事物的看法是马克思主义的理论相反的。在中国,凡是与中共的指导思想-马克思主义不同者,都会被视为政治异见,随之而来的便是政治迫害。

  麒麟文化与马克思主义的异见之处,归纳起来,大致有以下几点。

  一、指出了马克思主义在其关键理论上不能自圆其说,使中共的根本理论显露出它的不科学。

  我是从一九六九年开始接触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的,一九七四年成为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的专业工作者(党委学习室专职理论干事)。经过二十余年的不断学习研究,我竟然发现了与自己初衷完全相反的结论,这结论不是人云亦云的各种共识,也不是已被苏联垮台证明了的实践上的错误,而是马克思主义体系组成之间自相矛盾,其哲学基础理论(辩证唯物主义)与专业理论(科学社会主义学说及历史唯物论)之间是风马牛不相及的大拼盘。一个不能自圆其说,甚至自相矛盾的理论体系,是不能称其为科学的。这种发现,使我心情十分复杂,二十几年的心血怎么会是这个?我为自己当初的盲目追求和多年的心血感到懊丧,也为从根本上发现了这个理论体系的欺骗性、虚伪性,使后人能从根本上认清它的面目,而不再上当受骗感到兴奋。我明白这种发现一旦公布将招来的后果,因为我知道哥白尼和伽利略为日心说付出的代价,但我还是决定公布这个研究结果,并做好了各种思想准备。在没有出版自由和新闻自由的中国大陆,这类成果是不可能见诸文字的,于是,在一九九二年和一九九三年间,我在西安麒麟大厦和陕西兰田三部(编者注:均为中功机构)用演讲和座谈的方式,公布了我的研究成果。此资料也自然地落到了一直对我监视的公安部门手中,成为迫害我及我的追随者们的重要根据。

  马克思主义由三个部分组成:马克思主义哲学、政治经济学、科学社会主义。其中马克思主义哲学被他们自诩为全部学说的理论基础,科学社会主义和政治经济学均是马克思主义哲学指导的结果。

  马克思主义哲学由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构成。其中辩证唯物主义是马克思主义的哲学基石。

  辩证唯物主义内涵是事物运动的三大规律和辩证法的五大范畴。

  三大规律是:对立统一规律、否定之否定规律、质量互变规律。马克思主义把这三大规律做为指导一切研究和看问题、处理问题的纲,是他们的世界观和方法论。问题就出在这儿!

  尤其是前两个规律与“科学社会主义”理论、“历史唯物主义”理论之间的自相矛盾。

  对立统一规律主要是讲,任何事物都是一分为二的。矛盾的双方共同存在于矛盾的统一体中。一方的存在以另一方的存在为前提,如果其中的一方消失了,那么,以它为前提的另一方也将消失。

  我们来看看马克思和恩格斯在他们的科学社会主义学说中,是怎样处理社会产权制度中公有制和私有制这对矛盾的。

  《共产党宣言》是马克思和恩格斯合著的科学社会主义学说中最有代表性的著作,在这份宣言中,他们毫不掩饰地喊出了“彻底消灭私有制”的口号,科学社会主义的目标是建立公有制的共产主义社会。

  品味一下,他们的哲学基础理论和他们的科学社会主义理论前后是否一致?

  如果按“对立统一规律”来衡量,公有制和私有制应该共存于产权体制这对矛盾的共同体中,你彻底地消灭了私有制,那么,以它为前提而存在的矛盾的另一方-公有制还会存在吗?这种前后不一、自相矛盾的理论,竟然让无数的人抛头颅、撒热血,为这个根本无法实现的公有制的共产主义目标奋斗了百余年。更遗憾的,至今仍有人在为这个从根本上来说就是不科学的目标在坚持。

  学过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人都不会忘记教科书上是这么说的,“对立统一规律”是三大规律中最最基本的规律,是马克思主义者最基本的宇宙观,方法论”。这么重要的规律,做为马克思主义的创始人,怎么在提奋斗目标(建立共产主义社会)时就居然搞错了呢?

  再看“否定之否定规律”。

  这个规律主要是描绘事物运动的轨迹规律。它指出了任何事物的发展都是遵循着波浪式前进,螺旋式上升的运动规律的。没错!人类几千年的实践已证实了波浪式前进和螺旋式上升的运动轨迹规律是正确的。马克思把它纳入自己的哲学体系,应该算是智举。但遗憾的是,他在描绘人类社会发展的轨迹时,却出人意外地画出了一个阶梯式曲线。

  马克思主义的历史观,把人类社会划分为五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原始社会;第二阶段是奴隶社会;第三阶段是封建社会;第四阶段是资本主义社会;第五阶段是共产主义社会。马克思主义的历史观告诉人们:人类社会就是沿着这个阶梯式的曲线,一步步地向前发展的。而共产主义社会是人类社会发展的最高阶段,当然也是人类最美好的社会。这个逻辑推理多“严谨”。追求真理的人,追求美好生活的人,就是仅凭这个推理,也要认定无产阶级革命导师给我们指明的奋斗目标和金光大道多么正确,多么值得为其献身!可惜的是,大前提被马克思忘记了:事物运动的轨迹是“波浪式前进,螺旋式上升”,而非阶梯式。

  这是马克思主义体系中简单的理论疏忽吗?如果在“对立统一规律”的运用上,出现了疏忽,那么,对“否定之否定规律”的运用又出现了那么严重的错误,又做何解释呢?

  看来,不是疏忽,亦不是有意搞错,而是三大规律本来就不是他的发现。从别人那儿拿来时,只看到它在世人心目中的耀眼辉煌,却不解其意。自己的理论体系若无哲学部分,就显得不完整,无根基,于是从费尔巴哈那儿搬来了“唯物主义”,又从黑格尔那儿抄来了三大规律和“辩证法”,马克思主义体系中既有了哲学基础,又有了对社会经济的分析,最后得出资本主义一定要灭亡,共产主义一定能实现的结论,多么堂而皇之,能不令人信服吗?

  马克思大概没想到,他构建的理论体系框架,百年之后,终于被人看出了破绽:前后不一,自相矛盾,不能自圆其说。对前人的学说不在理解的基础上继承发展,简单地拿来写上自己的名字,这只能算是一种大拼盘。

  没有根基的理论体系,怎能不被摧垮?!

  二、“阴阳互根”使公有制的共产主义产权制度在理论上失去了立足之地。

  近几十年来,对马克思主义产权理论的批判,多局限于实践的证明上。我则试图从哲学原理的角度和事物发展规律的高度,批判马克思主义产权理论的荒谬。

  一九九二年,我在对中国传统哲学“阴阳学说”深入研究的基础上,提出了“事物阴阳属性间的运动规律是宇宙万物的规律之一”的观点。并以“阴阳根本律”为题,将论文发表在《麒麟文化荟萃》杂志的创刊号上。

  该文归纳提炼了阴阳属性事物间运动规律的内涵,指出:宇宙万物都可以分为阴阳两大类,即阴性物质和阳性物质;阴阳物质之间相互联系、相互制约;阴阳两种属性的事物互相依存,孤阴不生,独阳不长,阳中有阴、阴中有阳。阴阳双方相互对待、组异成同。并指出阴阳互根和对立统一规律的区别在于,任何事物不仅都可以一分为二,而且重要的是,分后的双方都有体系内的阴阳属性。它们都受阴阳运动规律的支配,合于此道则昌,逆于此道则亡。

  人类社会的产权制度,按属性,私有制可归为阴,公有制可归为阳。阴阳之间的关系是互为依存的。一方的存在以另一方的存在为前提,任何一方消失,那么,以它为前提条件存在的另一方也将消失。

  社会财富若全部公有,分配上不论贡献大小,人均一份,吃大锅饭,无竞争和优胜劣汰机制,人们就会不求进取,人们的创造力和积极性就会受到极大的挫伤,社会生产力将随之下降。各种相应的社会弊病也将会随之出现。前苏联及其社会主义阵营垮台的原因之一就是消灭私有制实行共产的结果,实践已证明这种产权理论和制度的错误。反之,若社会财富全部私有,国家或集体均无共同的积蓄,均无可支配的财产,那么,公共事业、公共利益必将受损。行政公务、国防、外交、重要科技项目、自然灾害的抵御、社会福利等都将无从开支。极端自私的观念和行为也将由此产生,社会亦将从另一个极端蒙受其害。故,人类社会的产权制度应公私兼容,私有制与公有制要互为依存。这样的产权制度才合于社会均衡发展的规律,亦必将造福于人类社会。

  《共产党宣言》提出的“彻底消灭私有制”的产权理论和政治目标,在理论上违背“阴阳互根”这一事物发展的规律,在实践上则是给人类带来了灾难。

  上述,虽是哲学上的学术观点,却因触犯了共产党的终极目标-“彻底消灭私有制,实现共产主义”,而被视为与马克思主义相悖的政治异见。

  三、“心物辩证法”冲破了共产党的理论禁区,直捣马克思主义的哲学根基。

  物质是第一性的?还是精神是第一性的?这个哲学命题,被哲学界喋喋不休地争论了几百年。凡是认为宇宙是物质的,精神现象不过是物质的作用,即物质是第一性的,就是唯物论;凡是认为世界上的一切事物都是由心识变现出来的,即精神是第一性的,就是唯心论。哲学界亦由此划分为唯物与唯心两大阵营。

  这种争论是哲学界的,本与老百姓关系不大。但到了共产党手里,可就走了样。共产党把哲学视为意识形态,又把意识形态引申为政治斗争领域。于是,一个纯哲学命题,就变成了政治立场、政治态度的试金石,而且要人人过关,人人表态。尤其是毛泽东提出“要把哲学从哲学家的课堂里解放出来”以后,这个哲学命题更是在大陆成了唯物与唯心、革命与反动的政治标准。凡是承认物质是第一性的,就是彻底的唯物主义者,就是革命派;凡是认为精神是第一性的,就是唯心主义者,就是反动的、反革命派。一句话回答得是否合乎标准,几乎可以使人瞬间上天堂,或者瞬间下地狱。这种恐怖的政治统治在中国延续了几十年。至今,中共的政治教科书和哲学教材上,仍把这个哲学命题称为哲学的基本问题。把它护为马克思主义的哲学根基。这是中国思想领域、哲学领域、政治领域的一块禁地,无人敢去问津,人们怕透了。外国人听到这些会感到百思不解,感到非常奇怪;而经历过十年浩劫的人,提到这些近似于笑话的事情却笑不起来,“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我们感到的是不寒而栗。

  一九八七年前后,中国的上空,吹来了一股思想解放和改革开放的春风,我乘势把自己思索已久的这个问题的答案在中功一部功教材中亮了出来,提出了“心物辩证法”,并在后来的《麒麟文化荟萃》杂志中作了进一步的完善。

  “心物辩证法”的主要观点是:精神和物质都是客观存在,只不过是隐性存在还是显性存在,是虚存在还是实存在。它们之间可以在一定条件下互相转化,即精神可以变物质,物质亦可以变精神。不存在谁第一谁第二的问题。

  “心物辩证法”跳出了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的框框,提出了与哲学界两大阵营完全不同的存在之理。我希望,能为沉闷的中国哲学界、中国政坛及中国老百姓带来一丝清新。但是,我知道,踏入这块禁地,我将会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

  四、“五行生克制化律”从事物发展规律的角度批判了极权专制权力结构的不合理性,肯定了美国的三权鼎力政府结构。

  中国现代史上著名的“六·四”运动,是在全国上下一片“反官倒”、“反腐败”的怒吼声中拉开帷幕,并由此导向民主诉求的。而落幕则是在中共极权的坦克轧体声中悲壮地划上句号。全国一片死寂。然而对真理的探索和对民主自由的追求却不会因此终止。更多的有识之士,开始从表及里,从源头上找中国的病根,并在各种政治制度的比较中寻找适合中国国情的良药。

  为什么“无官不贪”的现象出现在中国?为什么几个人的一个决定,就能使天安门前发生上千名手无寸铁的学生和市民被惨杀?中国的民主进程为什么这么缓慢?大陆的人权状况为什么总是倒退?

  人们在探索比较中,把目光逐渐移到制度上。结论出现了:这是制度性的腐败。尤其是权力结构的不合理,使专制更专,极权更极。